字詞新話:再說“掉以輕心”

  “掉以輕心”是個常用成語,但其中的“掉”字何所取義,是不容易弄清楚的,現在再談談筆者的看法。

  崔文印先生在2016年第1期《古籍整理出版情況簡報》上刊發的《不重寫字?古籍流傳堪憂》一文中,指出了印刷物上錯字連篇的情況,又殃及整理的古籍,他很是擔憂。對此,我是有同感的。但他文章中提到“掉以輕心”的“掉”應寫作“吊”,我卻不能贊同。

  崔先生說:“最典型的一例就是‘掉以輕心’。其實,這個‘掉’字在這里根本就講不通,它應寫作‘吊’。‘吊’是懸掛之意,‘吊心’就是‘懸心’,就是放心不下。而‘掉’則是落地,落地的心,即已放下來的心,除了事后諸葛亮自我表白以外,還有區分輕重的必要嗎?所以,‘吊以輕心’,絕不能寫成‘掉以輕心’。但‘吊’與‘上弔’的弔是一個字,不少人嫌棄這個字,就像‘死’,很多人都回避,非用‘走了’取代不可,于是‘掉’反倒成了大家都用的字了。更可悲的是,我們的辭典編輯者也‘與時俱進’,居然承認了‘一作掉以輕心’的寫法,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筆者認為,這個說法將“掉以輕心”使用的歷史說擰了,也將“掉”字完全理解錯了。“吊以輕心”的寫法,在《四庫全書》和《四部叢刊》中都檢索不到。以筆者的孤陋,也未見辭書用“吊以輕心”立目,更遑論立目后又寫“一作掉以輕心”。再說,“吊以輕心”是懸掛著一顆輕慢之心嗎?一般來說,我們說的“懸著一顆心”都是指擔心,含有極端關注的意味,不至于輕慢之心會用懸著的。

  據筆者考察,“掉以輕心”是入清以后方大量使用的。至于它出自柳宗元的《答韋中立論師道書》則是人所共知的。所以,要理解這個成語中的“掉”字,還得從柳宗元的文章入手。

  柳文云:“故吾每為文章,未嘗敢以輕心掉之,懼其剽而不留也。”這句話大體意思是清楚的,就是說:我每次寫文章的時候,都不敢輕慢對待,害怕文章輕浮而不沉凝;但落實到每個字,就有個“掉”字不好解釋。

  柳文中的“掉”字,舊注也沒有訓詁,僅僅在《增廣注釋音辯唐柳先生集》中留下一個音切:“掉,徒弔切。”這和《廣韻》筱韻“掉”字的反切相同,所以今人要給它作注是無舊注可以依傍的。王力先生主編的《古代漢語》解釋道:“掉,大搖大擺,指放縱,隨便。后代成語有‘掉以輕心’。”20世紀60年代初,筆者在讀書時總覺得此處所釋難以切合“掉”字之義,一直心里存個疙瘩。直到20世紀90年代讀敦煌文獻時,偶然間得到一個確鑿的證據,可以證明這個“掉”字實在是“誂”的通假字,這個疙瘩才算解開。

  《大般涅槃經》卷17云:“善男子,若我弟子受持讀誦書寫演說《涅槃經》者,當正身心,慎無掉戲,輕躁舉動。”這里的“掉戲”一詞,也不好解釋。而此詞敦煌遺書伯2172號《大般若涅槃經音一卷》作“誂戲”,注音云:“上徒弔反。”(《法國國家圖書館藏敦煌西域文獻》,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年版)此反切與《廣韻》去聲嘯韻“掉”字反切“徒弔切”同,是“掉戲”本字當為“誂戲”。《廣韻》云:“誂:弄也。俗作‘挑’。《說文》曰:‘相呼誘也。’”“相呼誘”就是引誘,挑逗。《戰國策·秦策一》:“楚人有兩妻者,人誂其長者,長者詈之;誂其少者,少者許之。”[宋]鮑彪注:“誂,相呼誘也。”正用《說文》的解釋。《史記·吳王濞列傳》:“于是乃使中大夫應高誂膠西王。”誂就是引誘,挑動。從撩逗、戲弄之意引申,就有戲耍、玩弄之意,這就是《廣韻》說的“誂:弄也。”《涅槃經》“誂戲”便是此義,“誂戲”也為同義并列復詞。《涅槃經》的意思是:受持讀誦書寫演說《涅槃經》的人,一定不能戲弄玩忽,輕燥舉動。敦煌遺書《涅槃經音》的異文,證明“掉”當讀“誂”。明乎此,柳文的“以輕心掉之”就可以理解了,就是以輕慢之心戲耍寫作;由柳文而來的“掉以輕心”也可以得到明白的解釋了,就是以輕慢之心來戲弄玩忽所做的事情。

  過去由于“掉”字之義不明,對于“掉以輕心”的解釋采取了兩種處理:一種是避開“掉”字不談,如《漢語大詞典》的解釋是:“輕率,不重視。”《辭海》第六版的解釋是:“輕忽;不經意。”我估計所以避開“掉”字而不做解釋的原因,是對這個字的意義吃不準,是審慎的態度。

  另一種是勉力對“掉”字做解釋,多數解釋為“擺弄”,如《辭源》第三版說:“掉,擺弄,隨便對待。”朱祖延主編《漢語成語大詞典》說:“掉:搖動,擺動。指輕率,不在意。”《中國成語大詞典》說:“掉:擺弄。以輕心擺弄它,指不重視。”《漢語成語詞典》(修訂本)說:“掉:擺弄,以無所謂的態度來擺弄。”也有做其他解釋的,如《成語源流大詞典》說:“表示輕率地放過去;不經意而忽略過去。”大概是將“掉”理解為“放過”“忽略”。這是一種想努力說明問題的態度。只是由于數據所限,未從通假角度去看問題。

  這個戲弄玩忽義的“誂”字,可寫作“掉”,已見于柳文及傳世《大般涅槃經》,按照上引《廣韻》筱韻“誂……俗作‘挑’”的說法,也可寫作“挑”。這個例證我也找到了。[宋]郭熙《林泉高致》,文云:“積昏氣而汩之者,其狀黯猥而不爽,此神不與俱成之弊也。以輕心挑之者,其形脫略而不圓,此不嚴重之弊也。以慢心忽之者,其體疎率而不齊,此不恪勤之弊也。”這里“以輕心挑之”和柳文“以輕心掉之”是完全同義的,“挑”“掉”都是“誂”義。但從字義來考察,“掉”的“誂”義是通假,“挑”的“誂”義卻是同源。這三個字在《廣韻》筱韻中同為徒了切,“挑:挑戰。亦弄也,輕也。”所謂“弄也,輕也”,就是和“誂”同義。至于“挑戰”之“挑”,也是戲弄引誘之意。

  明白“掉”字讀作“誂”,由它組成的一些詞語也就可以解釋得更為恰當些。茲舉一例:

  “掉戰”,語出《三國志·魏志·典韋傳》,文云:“布(呂布)有別屯在濮陽西四五十里,太祖夜襲,比明破之。未及還,會布救兵至,三面掉戰。”《漢語大詞典》列此例于“掉”字的“交替,更換”義下,恐非。盧弼《三國志集解》于此無說,吳金華先生《三國志校詁》及其《外編》也未及此。今按:“掉戰”之“掉”實應讀“誂”,取撩逗戲弄義,后人通常寫作“挑”字。“掉戰”即“挑戰”。“三面掉戰”是呂布之兵三面同時挑戰,并不是三面輪換作戰。所以下文“時布身自搏戰,自旦至日昳數十合,相持急”之下又有“時西南又急”之語。《冊府元龜》載李萼為顏真卿獻策說:“公當堅壁,無與掉戰,不數十日,賊必潰而相圖矣。”“掉戰”,今中華書局點校《舊唐書·顏真卿傳》作“挑戰”。這是“掉戰”當讀“挑戰”的直接依據。

  (作者:王繼如,系《辭源》第三版、《辭海》第六版分主編)

  

Comments are closed.

中秋节 水晶裂谷 手机麻将赌博案例 陕西快乐10分 福建36选7走势图 pk10稳赢计划 北单比分3串1奖金封顶吗 南方双彩网3d走势图 新浪彩票比分直播 百度 浙江6+1 线上篮球比分推荐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手机版 一本道宝月 福建31选7 188比分直播网188比分直播 北京11选5开奖查 打麻将技巧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