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訓詁三則

始制有名

  “始制有名”一句為《老子》第三十二章文,現將通行的王弼本《老子》第三十二章引錄如下:

  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也。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止可以不殆。譬道之在天下,猶川谷之于江海。(第三十二章)

  其中的“始制有名”,河上公注:“始,道也。有名,萬物也。道無名能制于有名,無形能制于有形也。”其中的“始”應為開始義,不過“始制有名”一句的主語則是章首的“道”,而“道無名能制于有名”的訓釋,增詞為訓,則不足信。王弼注:“始制,謂樸散始為官長之時也。始制官長,不可不立名分以定尊卑,故始制有名也。”王弼以第二十八章中的“樸散”義訓釋,得之。不過“始制有名”中的“制”的含義究竟是什么,仍有深究的必要。

  “始制有名”一句所在的第三十二章和之前的第二十八章,在文義上兩者有相連之處。以下是通行的王弼本《老子》第二十八章的內容:

  知其雄,守其雌,為天下谿。為天下谿,常德不離,復歸于嬰兒。知其白,守其黑,為天下式。為天下式,常德不忒,復歸于無極。知其榮,守其辱,為天下谷。為天下谷,常德乃足,復歸于樸。樸散則為器,圣人用之則為官長,故大制不割。(第二十八章)

  上述第二十八章中的“故大制不割”一句誤讀至今。我們認為,“故大制不割”中的“制”用的是“制”一詞的本義,即截割木材義。“大制不割”的字面義即大手筆地截割木材(反而)是不割。“大制不割”四字格句型屬于《老子》第七十八章論及的“正言若反”的表達形式,就“大制不割”而言,在世俗的眼光里其“制”的本性是制而易割的,然而老子的“正言”與世俗價值相反,認為應是“大制不割”。“故大制不割”作為第二十八章的小結句,其“大制”對應于前文的“樸散成器”(即原本是未加工成器的整木料被分散做成各種器物)之義,而“不割”則對應于前文的“圣人用之則為官長”(即圣人使用這些器物并成為它們的長官)之義,并且以“正言若反”的四字格形式表達了第二十八章樸散歸樸的章旨。

  結合對二十八章章旨的重新認識,再來看第三十二章的“始制有名”一句,就不難理解其含義了。“始制有名”中的“制”和第二十八章中的“故大制不割”中的“制”的詞義相同,用的都是“制”一詞截割木材的本義。第三十二章章首“道常無名”,進而“始制有名”,其中從“無名”到“有名”的演化過程和《老子》第一章論及的“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的旨趣是一致的。“始制有名”,義即(“常無名”的“道”)開始樸散成器,萬物有名。

魚不可脫于淵

  “魚不可脫于淵”一句為《老子》第三十六章文,通行的王弼本《老子》第三十六章如下:

  將欲歙之,必固張之;將欲弱之,必固強之;將欲廢之,必固興之;將欲奪之,必固與之。是謂微明,柔弱勝剛強。魚不可脫于淵,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第三十六章)

  “魚不可脫于淵”一句,河上公注:“魚脫于淵,謂去剛得柔,不可復制也。”認為魚在淵時的狀態為“剛”,不確。蘇轍《道德真經注》:“魚之為物,非有爪牙之利足以勝物也,然方其托于深淵,雖強有力者,莫能執之。及其脫淵而陸,則蠢然一物耳,何能為哉?圣人居于柔弱,而剛強者莫能傷,非徒莫能傷也,又將以前制其后,此不亦天下之利器也哉?魚惟脫于淵,然后人得制之。圣人惟處于柔弱而不厭,故終能服天下,此豈與眾人共之者哉?”蘇轍認為魚在淵時的狀態為柔弱,得之。

  從《老子》第三十六章的文脈角度而言,章末的“魚不可脫于淵,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是從弱和強兩個不同角度分別申說前面的“柔弱勝剛強”的。老子貴柔,主張“弱者道之用”(第四十章)、“守柔曰強”(第五十二章),而老子式的“弱”即“守弱”的特點就是要避免向世俗的“強”轉化,因為世俗的“強”,如老子所言,“強梁者不得其死”(第四十二章),“堅強者死之徒”(第七十六章)。換言之,老子式的“弱”,非弱也,實強也;而世俗的所謂“強”,非強也,實弱也。正因為如此,第三十六章章前有“將欲弱之,必固強之”之說,即天道將弱之(使之敗),則必先使之強,因為當下逞強之物,自將轉弱(自敗)。

  總之,正因為是“柔弱勝剛強”,所以弱者無須強(“魚不可脫于淵”,即魚在淵看似柔弱但可幸存,此時非要逞強而脫于淵,則自赴死地),而強者需弱之(“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即國之利器示人,雖示強但已涉兇義,故應隱藏而呈弱狀)。

以其無死地

  “以其無死地”一句出現在通行的王弼本《老子》第五十章章末:

  出生入死,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人之生,動之于死地,亦十有三。夫何故?以其生生之厚。蓋聞善攝生者,陸行不遇兕虎,入軍不被甲兵。兕無所投其角,虎無所措其爪,兵無所容其刃。夫何故?以其無死地。(第五十章)

  “以其無死地”一句,河上公注:“以其不犯十三之死地,言神明營護之,此物不敢害。”張松如《老子說解》則繼續追問,“為什么會‘無死地’呢?老子沒有進一步來說”,其后取《莊子·達生》篇中的一段話來應答。要真正讀懂《老子》第五十章章末的“以其無死地”,仍應通觀第五十章的全章內容,把握該章的主旨所在。

  章首的“出生入死”,點明了由生而死的人生大趨勢,接著老子將活著的人分為四類。除去走向死亡的人以外(死之徒),還有三類人,這三類人的性質分別是:中性的“生之徒”、負面性質的“人之生,動之于死地”以及正面性質的“善攝生者”。負面性質的“人之生,動之于死地”,其死是自找的,原因即“生生之厚”(求生過度優厚),自以為是無害的求生動機,結局卻是有害而死。而“善攝生者”正好和“人之生,動之于死地”相反,“陸行不遇兕虎,入軍不被甲兵”,即遇不到兕虎、甲兵,從而回避了死亡(與“人之生,動之于死地”相比,則為動而不入死地)。“兕無所投其角,虎無所措其爪,兵無所容其刃”,從兕虎、甲兵角度來說,因遇不到“善攝生者”,所以就沒有地方能實施其傷害手段。章末“以其無死地”一句,不僅回答了“善攝生者”為什么能生而避死,而且從全章脈絡分析,通過和“人之生,動之于死地”的對比可以看出,“人之生,動之于死地”是因為“生生之厚”而死的,那么“善攝生者”從根本上說則是因為無“生生之厚”而能避死。

  《老子》第五十章的章旨是“善攝生者”深知“生生之厚”會導致死亡,所以在老子思想中強調要“儉”:“我有三寶,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為天下先。”(第六十七章)

  (作者:徐山,系蘇州大學中文系教授)

  

Comments are closed.

中秋节 拉萨沐足按摩椅 188比分直188比分直播手球 快播欧美三级片 日本女优名器 处女 吉林11选5走势图彩经网 360足球彩票比分直播彩客网 网球比分网球比赛赛程 河北十一选五专家荐 欧美肥女三级片 电竞比分直播 正规棋牌房卡代理 日本黄色片观看 新疆11选5走势图 nba比分中文网 上海时时乐 急速赛车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