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評析:如何看莫言的“墨跡展”

  一個多月來,網絡上到處都是莫言先生的信息。不過,這次不是因為“諾獎”,更多地來自于他的“筆墨生活——莫言墨跡展”。談及莫言先生與書法藝術的因緣,如果僅從2004年正式書法創作算起,距今已有十多個年頭。既然并非新鮮事兒,為何會引發如此熱議?仔細想來,從《紅高粱》《檀香刑》《蛙》,到“茅獎”“諾獎”,莫言先生一直是媒體關注與聚焦的對象。如今舉辦了自己的書法作品展,當然也少不了輿論聚焦。

  莫言先生的書法作品一公布,就引來不少網絡評論。有的人覺得風格獨特,也有評論認為其書法與中國傳統書法審美趣味存在差別,總之各種聲音都有。

  如何看待這些聲音呢?其實書法業內人士的態度倒更是通脫。書壇泰斗沈鵬先生說:“莫言的毛筆字寫得大氣有真趣,這就足夠了。很可貴,像他的小說那樣,不必深究流派淵源,自有我在。”中央美術學院教授邵大箴先生指出:“莫言的書法很有特點,當然不是盡善盡美,但是哪怕是一些不足也是他的特點,如果把特點都抹平了,就沒有他的個性了。”

  看莫言先生的書法作品,也不全然只是書法技巧本身,還有內容上的趣味。很多作品都頗像一些“段子”,無論是對年少時老師的回憶,還是對生活的趣味感悟,但凡有所觸動,都用毛筆記錄下來,用筆墨反映生活,用筆墨表達內心。其實書法觀賞倒也未必只有工與拙、精致與粗糙這種二元標準,“書者,如也。如其志,如其學,如其才”,能夠展示一段性情,記錄生活的樂趣,便足矣。

  更值得看的,其實是莫言先生本人的態度,即他把書法展覽命名為“墨跡展”而非“書法展”。他還這樣自嘲說:“我從來不敢把自己的字稱為書法,過去不敢,今后更不敢。我涂鴉的這些玩意兒,充其量也就是用毛筆寫的字而已。如果非要給予一點價值,那就是給方家提供一點笑料和供批判的鵠的。”而他的目的,則是“用我自己拙劣的實踐,喚起大家用毛筆書寫的熱情”。這些足以見出他的謙恭與審慎。莫言先生作為社會名人,他的作品,或許也不只是展示自己的書法才能,而是有著公共意義——喚醒民眾的藝術熱忱。

  其實名人跨界并非新鮮的事兒,但像莫言先生一樣對其他領域秉持足夠的尊重與謙遜的“自嘲式”的跨界,著實不多。莫言先生大方展示作品,不吝自嘲水準,某種程度上其實也是對藝術精神的詮釋。藝術對于每一個人來說,都是敞開的。它不是象牙塔里的嘗試與創造,更不應是小圈子內的欣賞與爭鳴,它本該是開放的、多元的、包容的,面向所有人的。藝術未必都需要斤斤計較長短,但問熱愛與否,方才是對待藝術更為真誠的態度。

  (作者:白銳,系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理事、中央美術學院博士后)

  

Comments are closed.

中秋节 天津赖子麻将 赢策配资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一 广州小姐一条街 福建11选5 十一选五一定牛山东 juy在线 上海天天彩4开奖结 集美蓝色海岸酒店小姐 江苏11选5遗漏号 无锡酒店小姐打电话房间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号 不带吃牌的推倒胡技巧 快乐赛车开奖历史结 麻将来了手游下载 pk10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