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訓詁學的新發展

  中國當代訓詁學以1981年中國訓詁學會在武漢成立為起點,以一系列訓詁學論著、教材出版為標志,迄今已有近40年的發展了,在老中青三代學人共同努力下,在學科理論建設、人才隊伍培養、學術研究等方面都取得了可喜成績,值得回顧與總結。中國當代訓詁學具有以下三個特點:

????其一,基礎薄弱、起步維艱。由于各種原因,訓詁學在20世紀20年代閃亮登場后不久就被塵封了近半個世紀。直到70年代末,在老一輩學者呼喚下才得以復蘇。當時能認得“訓詁”的“詁”字的都沒幾人,章黃學派傳人陸宗達、洪誠、黃焯等也已進入耄耋之年。幸虧有他們在生命的最后時刻振臂高呼,殫精竭慮地創建學會,編寫教材,舉辦文字、音韻和訓詁等多種培訓班,才使這門古老的學問得以薪火傳承,延續了下來。

  其二,注重理論探究、人才培養。圍繞訓詁學在當代的價值、訓詁學的學科定位、訓詁的原理和方法、訓詁術語體系構建等一系列問題,學者們展開了熱烈的討論和艱苦的探索。陸宗達、王寧兩位先生合著《訓詁方法論》(1983)一書完成了當代訓詁學的理論建構。王寧先生1989年在《中國社會科學》上發表了《試論訓詁學在當代的發展及其舊質的終結》一文,主張理論訓詁學主要應與漢語語義學銜接,同時發展和豐富其他多種學科,應用訓詁學應以新的面貌充實古代文獻學。1996年又修訂出版了《訓詁學原理》,這是以訓詁現象的科學解釋、訓詁方法科學依據的理論說明和從程序上加以分解為其主要內容,揭示與論說訓詁原理的專著。北京師范大學、武漢大學等相繼建立了訓詁學博士點,為訓詁學人才培養奠定了良好基礎,這批學人后來成為訓詁學界的中堅力量。

  其三,研究材料廣泛,研究視野開闊。隨著考古工作的深入,大量文物被發掘,給當代訓詁學研究提供了材料上的方便。同時西方社會學的田野調查和歷史語言學的比較方法引進到國內,使學者不僅注重傳世文獻,而且把目光更多地投向了出土文獻;不僅注意共時平面的語言研究,更注重歷時縱向的語言比較。少數民族語言的田野調查成果,為訓詁學者進行親屬語言的比較提供了第一手材料。因此就研究材料的廣泛和研究視野的開闊來看,當代訓詁學是超越前人的。

  當代訓詁學要取得超越前人的成就,只有從理論方法、研究視角上找到突破,在多元創新的環境下發展出新的增長點。因此,當代訓詁學出現了以下新的研究視角:

  其一,注重漢語詞匯史的研究。王力《新訓詁學》提出訓詁學應改造成漢語史,這一主張直到20世紀80年代才真正得以實施。學者將目光轉到歷史語言學范疇,從史的角度考察文獻詞義,出現大量的專書詞匯研究的訓詁專著。王云路《中古漢語詞匯史》堪稱是運用訓詁學的方法和資源進行漢語詞匯史研究的標志性成果。

  其二,運用歷史語言學的比較方法對漢譯佛經和混合語文獻資料進行鑒偽辨識研究。方一新《東漢疑偽佛經的語言學考辨研究》對中古早期可疑佛經如“舊題安世高譯經”“舊題支婁迦讖譯經”等進行了考辨,也對一些失譯佛經進行了甄別,對譯經史料的斷代頗具參考價值。董志翹《〈入唐巡禮行記〉詞匯研究》對唐代日本和尚圓仁的筆記進行詞匯研究,這是帶有混合語性質的文獻,研究難度大而高見迭出。

  其三,將漢語親屬語言和漢語方言活的語料納入訓詁關注的對象。張永言將上古漢語五色詞與漢語具有同源共生的侗臺語進行比較,嚴學宭開辟原始漢語和漢藏語研究等領域,邢公畹在漢藏語等比較方面也頗有建樹,魯國堯據蘇南方言活的材料證實中古“叛”有“逃避”義等。

  此外,用訓詁學的研究方法來證成作品的成書年代及其作者真偽也是一個嶄新的研究視角。江藍生、王瑛和汪維輝通過詞語的時代特點相繼證實八卷本《搜神記》為北宋時作品,與晉代干寶《搜神記》并非一個系統,顯示出訓詁的實用性。

  訓詁學發展到今天成果豐碩,就代表社會科學最高成就的《國家哲學社會科學成果文庫》入選情況和教育部舉辦的七屆高校人文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一等獎獲得者數據看,與訓詁學有關的成果占了一半以上,足以證明訓詁學在語言學中的學科優勢。

  對當代訓詁學可否持續發展,學者們從不同角度發表了看法:

  訓詁學要持續發展,應當處理好借鑒與固守、繼承與創新的關系,對此王寧、宋永培先生有非常精辟的論述。王寧先生認為:語言既有民族性特點,又有世界共同性。因此,借鑒是必要的,也是可能的。但這種借鑒不是生搬硬套,而應充分考慮漢語的民族特點。宋永培先生認為,當代訓詁學要站在現代科學的高度,對兩千年傳統訓詁學和現代訓詁學的成果進行認真的理論總結,在繼承的基礎上大膽創新。兩位先生也身體力行地踐行自己的主張,王寧先生借鑒西方語義學的義素分析法分析漢語同源詞,對“音近義通”之詞進行系源和推源研究;宋永培先生總結乾嘉學派和章黃的訓詁實踐,與陸、王先生一起對當代訓詁學比較互證、系統貫通方法進行理論說明和操作程序分解,并運用于《說文》意義體系的研究。

  周光慶主張訓詁學要與西方“解釋學”接軌,他從分析《毛詩故訓傳》的訓詁體式入手,認為“詁”“訓”“傳”最能代表訓詁學的重要解釋體式:“詁”與“訓”是整個解釋的基礎,“傳”體則是整個解釋的中心。訓詁學與西方哲學的“解釋學”多有相通之處,比如解釋的終極目的是要無限接近原典之旨,但實際上這一目標是很難實現的,古有“詩無達詁”之說。因此,又引發了對訓詁成果的批評問題,張猛《關于訓詁批評的幾個基本問題》歸納出訓詁批評的基本標準,認為好的訓詁研究成果應該是知其文、知其言、知其用,從而達其意。訓詁的最高境界即“達”的標準是:傳實、傳真、傳神。這和周光慶的觀點相得益彰。

  訓詁學發展到今天,成就和不足并存。最大的不足是缺乏像章、黃這樣大師級人物。究其原因,誠如魯國堯教授所言,科研競爭機制的引入,使得學人爭相著述,出現急就章、急火飯、急如星火的作品。因此,當代訓詁學繼續開疆拓土,弘揚為實求真、探本求源傳統,喚起甘坐冷板凳、潛心學術的精神仍顯重要。

????(作者:劉興均,系三亞學院人文與傳播學院教授)

  

Comments are closed.

中秋节 江苏十一选五开将结 安徽十一选五 3d过滤缩水工具免 怎样申请微信麻将代理 今晚足球比分预测 2016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竞彩比分中奖新闻 安徽11选5历史开 江西麻将牌怎么打 日本av女优拍片 忆融速配 pk10开奖规律 呼和浩特宾馆一条龙 足球比分直播500完整版 甘肃11选5 山东体彩11选5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