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代名臣對立論辯(二十二)

迎曹還是抗曹之辯

  【提示】

  漢獻帝建安十三年(208)天,曹操率軍大舉南侵企圖統一天下。占領荊州后遂向江南的東吳政權進逼。面對大軍壓境,東吳大臣在朝廷上展開一場廷辯:以張昭為代表的絕大多數文臣主降;以周瑜為首的少數武將卻主戰,雙方都各自說出一番理由。

為抗曹對吳王問 周瑜

  周瑜受使至番陽,肅勸權召瑜還(1)。瑜至,謂權曰:“操雖托名漢相,其實漢賊也(2)。將軍以神武雄才,兼仗父兄之烈,割據江東,(3)地方數千里,兵精足用,英雄樂業,當橫行天下,為漢家除殘去穢;況操自送死,而可迎之邪?(4)請為將軍籌之。今北土未平,馬超、韓遂尚在關西,為操后患(5);而操舍鞍馬,仗舟楫,與吳、越爭衡,本非中國所長(6)。今又盛寒,馬無蒿草(7)。驅中國士眾遠涉江湖之間,不習水土,必生疾病。此數者用兵之患也,而操皆冒行之。將軍禽操,宜在今日。瑜請得精兵數萬人,進住夏口(8),保為將軍破之!”

  及會罷之夜,瑜請見曰:“諸人徒見操書,言水步八十萬,而各恐懾,不復料其虛實,便開此議,甚無謂也。今以實校之,彼所將中國人,不過十五六萬,且軍已久疲,所得表眾,亦極七八萬耳,尚懷狐疑。(9)夫以疲病之卒,御狐疑之眾,眾數雖多,甚未足畏。得精兵五萬,自足制之,愿將軍勿慮。”權撫背曰:“公瑾,卿言至此,甚合孤心。子布、文表諸人,各顧妻子,挾持私慮,深失所望,獨卿與子敬與孤同耳,(10)此天以卿二人贊孤也。五萬兵難卒合,(11)已選三萬人,船糧戰具俱辦,卿與子敬、程公便在前發,(12)孤當續發人眾,多載資糧,為卿后援。卿能辦之者誠決,邂逅不如意,便還就孤,孤當與孟德決之。(13)

(裴松之《三國志注》引《吳書》卷九“周瑜、魯肅、呂蒙傳”,虞溥《江表傳·周瑜傳》)

  【作者介紹】

  周瑜(175年—210年),字公瑾,東漢末年名將,廬江舒縣人。洛陽令周異之子,堂祖父周景、堂叔周忠,都官至太尉。為人長壯有姿、精音律,江東有“曲有誤,周郎顧”之語。周瑜少與孫策交好,21歲起隨孫策奔赴戰場平定江東,后孫策遇刺身亡,孫權繼任,周瑜將兵赴喪,以中護軍的身份與長史張昭共掌眾事。建安十三年(208年),周瑜率江東孫氏集團軍隊與劉備軍隊聯合,赤壁之戰大敗曹軍,由此奠定了三分天下的基礎。建安十四年(209年),拜偏將軍領南郡太守。

  建安十五年(210),孫權批準了周瑜提出的討伐劉備方案,但周瑜趕回駐地江陵,準備出征的路上患病,卒于巴丘,時年三十六歲。周瑜的靈柩運回吳郡時,孫權到蕪湖親迎,并親穿喪服為周瑜舉哀。

  周瑜的人品和才干也受到歷代統治者的贊譽:《三國志》上稱周瑜“性度恢廓”、“實奇才也”;唐建中三年(782),禮儀使顏真卿向唐德宗建議,追封古代名將六十四人,并為他們設廟享奠,當中就包括“吳偏將軍南郡太守周瑜”;北宋宣和五年(1123),宋室依照唐代慣例,為古代名將設廟,七十二位名將中亦包括周瑜,并追尊其為“平虜伯”;北宋年間成書的《十七史百將傳》中,周瑜亦位列其中。南宋名詩人、宰相范成大譽之為“”世間豪杰英雄士、江左風流美丈夫”。

  【注釋】

  (1)周瑜受使至番陽,肅勸權召瑜還:番陽,即鄱陽湖,此時周瑜正在湖口訓練水軍;肅,魯肅(172年—217年),字子敬,漢族,臨淮郡東城縣(今安徽定遠)人。建安二年,魯肅率領部屬投奔孫權,為其提出鼎足江東的戰略規劃,因此得到孫權的賞識。“肅勸權召瑜還”的背景是建安十三年,曹操率大軍南下。孫權部下多主降,而魯肅與周瑜力排眾議,堅決主戰。魯肅勸孫權招回在鄱陽的周瑜,共謀抗曹大計;權:孫權(182—252年5月21日),字仲謀,吳郡富春(今浙江富陽)人,生于下邳(今江蘇徐州市邳州)。三國時代東吳的建立者,吳太祖大皇帝。建安五年(200年),其兄孫策遭刺殺身亡,孫權繼而掌事,成為一方諸侯。黃武元年(222年),孫權被魏文帝曹丕封為吳王,建立吳國;黃龍元年(229年),孫權正式稱帝。太元元年(252年)病逝,享年71歲,在位24年,謚號大皇帝,廟號太祖,葬于蔣陵。是三國時代統治者中最長壽的。孫權亦善書,唐代張懷瓘在《書估》中將其書法列為第三等。由于孫權大力開拓海上事業并且開拓江南。黃龍二年(230年),他派衛溫到達夷洲(今臺灣省)因此在中國史上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然而他死后的待遇與他的功績完全不成正比,曾極在其作品《吳大帝陵》中提到“四十帝中功第一,壞陵無主使人愁”,劉克莊也在《吳大帝廟》中嘆息“今人渾忘卻,江左是誰開”。

  (2)操雖托名漢相,其實漢賊也:漢獻帝建安十三年(208),曹操進位為丞相。

  (3)兼仗父兄之烈,割據江東:指靠著父親孫堅和兄長孫策,在東漢末年群雄割據中打下了江東基業。江東:江南。因為長江在安徽蕪湖一帶為南北走向。

  (4)況操自送死,而可迎之邪:指建安十三年(208)曹操以漢丞相之名,代天子征討割據江東的軍閥孫權;迎之,這里指投降。

  (5)馬超句:馬超(176—222),字孟起,扶風茂陵人(今陜西興平),漢伏波將軍馬援的后人。少年成名,曹操曾多次征召馬超入京為官,但都被馬超拒絕。建安十六年(211年),曹操治兵關中,馬超聯合關中諸侯韓遂等抵抗曹操,曾一度對曹操造成了極大的威脅,但被曹操用離間計擊敗退走,而后聚攏部隊再次攻取隴上諸郡,失敗后依附漢中張魯。劉備攻打四川劉璋時,馬超投降劉備蜀漢建立后,馬超官至驃騎將軍、斄鄉侯。章武二年(222年)馬超病死,終年47歲,劉禪時期被追謚為威侯;韓遂(?—215年),字文約。涼州金城郡人。最初聞名于西州,被羌胡叛軍劫持并推舉為首領,以誅宦官為名舉兵造反,聚眾十萬,先后敗皇甫嵩、張溫、董卓、孫堅等名將,使得天下騷動。后受朝廷招安,擁兵割據一方長達三十余年。馬超父馬騰曾與韓遂結為異姓兄弟。馬超推舉韓遂為都督起兵反叛曹操,為曹操所敗,韓遂逃奔涼州,后又為夏侯淵所敗,病死(一說被殺),享年七十余歲;關西:函谷關以西,今陜西、甘肅一帶。

  (6)吳、越:指今江蘇、浙江一帶,春秋時代分別是吳國和越國所在地。中國:這里指中原地區。

  (7)蒿草:一種多年生草本或略成半灌木狀植物。這里泛指馬的飼料。

  (8)夏口:即今湖北武漢市武昌。因在夏水(漢水下游的古稱)注入長江處,故稱夏口。

  (9)尚懷狐疑:指投降曹操的劉琮水軍軍心不穩,對跟隨曹操尚在遲疑不定。

  (10)“子布、文表諸人”:指主降一派代表。子布,張昭的字;文表,秦松的字。秦松字文表(?—210年12月以后),廣陵人,侍奉孫策、孫權的謀士,孫策時期為謀主,在赤壁之戰中和張昭等人主降,早卒。

  (11)兵難卒合:指周瑜要求的五萬精兵一時很難提供。卒,同“猝”,倉促。

  (12)子敬、程公:子敬,魯肅的字;程公,即程普(?—215年),字德謀,右北平土垠(今河北豐潤東)人。東漢末年名將,歷仕孫堅、孫策、孫權三代。赤壁之戰與周瑜分任左右都督打敗曹操,之后又大破曹仁于南郡。程普在東吳諸將中年歲最長,被人們尊稱為“程公”,在“江表之虎臣”中位列第一位。

  (13)邂逅(xièhòu):原指不期而遇。這里指事發突然,不能決斷。孟德,曹操的字。

  【翻譯】

  周瑜接受使命在鄱陽湖訓練水軍。魯肅勸孫權將其召回。周瑜來到皇宮,對孫權說:“曹操雖名義上是漢朝丞相,實際上是漢朝的賊寇。將軍您神明英武、雄才大略。況且又有著父親孫堅和兄長孫策創下的基業,在江南割據一方。地域廣闊達數千里。士兵充足精良。應當橫行天下,替大漢朝除去曹操這類污穢。況且曹操是自己來送死怎么可以投降他呢。請讓我為將軍謀劃:今日中原地區的北方尚未平定,馬超、韓遂等尚在函谷關以西成為曹操的后患。而且曹操的部隊舍棄他們擅長的步兵、騎兵,乘坐他們不熟悉的舟船來和江南的吳越地區征戰。現在天氣寒冷,曹操的戰馬缺乏飼料。曹操驅趕著一群中原士兵去遠涉江湖水域,這些士兵不服水土,必然生病。這幾項,皆是行軍用兵的大忌,而曹操都違犯了。將軍你捉拿曹操,就在今日。請允許我率領數萬精兵,進駐到夏口,保證為將軍擊破曹兵。

  廷議之后當晚,周瑜又請見孫權,說:“張昭等主降派只是被曹操的書信中聲稱有八十萬水步兵所嚇倒,沒有分析這句話的虛實。我經過實際勘校,曹操率領的中原部隊不過十五、六萬人,而且長途跋涉,疲憊不堪。所獲得的劉表士兵,也不過七、八萬人,而且軍心動搖不定。曹操率領這些疲病之卒和軍心動搖的士兵,數量雖然多,但不值得畏懼。我如果能有五萬精兵,就足以打敗他,希望將軍不要擔心。”孫權摸著周瑜的后背說:“公瑾,你分析的如此透徹,非常符合我的心意。張昭、秦松這批人,只是考慮自己的妻子兒女這些個人私利,讓我很是失望。只有你和魯肅與我同心。這是老天爺將你們二人賞賜給我來幫助我的。五萬精兵一時很難湊齊,已經征選了三萬人,船、糧食和武器也都準備好。你和魯肅、程普便可出發迎敵。我會繼續征發人馬,多多準備糧食物資,作為你的后援。你能夠辦的盡管自行決策,如果萬一不如事先預料,你回來告訴我,我將親自與曹操對決。

  

Comments are closed.

中秋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