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人小令鑒賞(三十八)

雙調·水仙子 居庸關中秋對月 宋方壺

  一天蟾影映婆娑,萬古誰將此鏡磨?年年到今宵不缺些兒個,廣寒宮好快活,碧天遙難問姮娥。我獨對清光坐,閑將白雪歌,月兒你團圓我卻如何!

  【題解】

  見前

  【作者介紹】

  宋方壺,名子正,華亭(今上海松江縣)人。據孫楷第考證為元末明初人。元惠宗至正(1341—1368初年,曾客居錢塘(今浙江杭州市),來往湖山之間。后來,由于“海內兵變,西北州郡毒于侵暴屠燒,而編民于死者十九”。便移居華亭,住在鶯湖之西,“辟室若干楹,方疏四啟,晝夜長明,如洞天狀。有石焉嶄然而獻秀,有木焉郁然而交陰。蓋不待馭冷風度弱水而坐致’方壺’之勝,因揭二字以名之”。尤其是“甲第連云,膏腴接壤,所欲既足而無求于外,日坐‘方壺’中,或觴或弈”。又:傳說有座仙山名‘方壺’ ,而宋子正“不擇地而有其樂,則非‘方壺’而方壺’也”。可見他多年正是過著一種富有的隱居生活。

  【簡析】

  此曲的題目是“居庸關中秋對月”。居庸關舊稱“軍都關”、“薊門關”,位于北京市西北,長城上重要口塞之一,形勢險要。龔自珍在《說居庸關》中描述說:關凡四重,南口起為下關,又北為中關,再北為上關,最北為八達嶺。每關相距十五里,各有長一里的關城。上關關城北門大書“居庸關”三字。八達嶺關城北門大書“北門鎖鑰”四字。而自入南口,一路流水淙淙,其間道路“或容十騎,或容兩騎,或容一騎”。

  這是一首詠歌節序之作。這類作品處理不好容易俗濫。南宋詞家張炎曾批評說:“昔人詠節序,不為不多,附之歌喉者 類是率俗,不過為應時納俗之聲耳”(《詞源》)。但宋方壺這首小令似乎不在此列。作者原是江南華亭人,現在飄零數千里來到北國,適逢中秋佳節,獨居居庸雄關之上,俯視蒼茫群山,仰望碧天一輪圓月,感慨萬千,浮想聯翩,確實不是一般的“應時納俗之聲”,而是充滿真情實感的佳作。

  此曲首句”一天蟾影映婆娑”,起得美麗,描出了一個天無纖塵,月光皎潔,下照人寰動搖之景物的中秋之夜的獨特境界,引人入勝。“一天”,滿天,整個天空;”蟾影”,蟾蜍的影子,傳說月中有蟾蜍,故以為”月”的代稱。婆娑:形容月中桂樹影子舞動的樣子。這句是寫實景,點明中秋對月。“萬古誰將此鏡磨”則由實景轉入聯翩的浮想,由眼前思及”萬古”,把時間擴展到了無限遙遠,誘人尋思。以新磨之鏡比明月,古已有之,,如李白《渡荊門送別》:“月下飛天鏡,云生結海樓”;杜甫《八月十五日夜》:“滿月飛明鏡”。但詢問誰磨,卻是自己的獨特想象。“年年到今宵不缺些兒個”,其中“年年”從“萬古”而來,“今宵”指賞月的此時。一個“到”字把思緒從萬古帶回眼前,緊扣題目”中秋對月”。“月有陰晴圓缺”,這個道理是詩人知道,但為何在此要強調“年年到今宵不缺些兒個”呢,這是在為下面的結句“月兒你團圓我卻如何”埋下伏筆。在詠歌的內涵上,也有十五月亮的“明”按按轉入“圓”。

  ”廣寒宮好快活”,轉入即景抒情,羨慕之意,溢于言表。”碧天遙難問姮娥”,無限遺憾,宛轉出之,妙趣橫生。所欲問的是什么內容,沒有具體說明。不是不能說明,乃是有意不說明,好給讀者提供想象的空間,并迅疾地抒寫自己的情懷。姮娥,即嫦娥,相傳是月宮的仙女。”我獨對清光坐”,突出了一個孤獨者的自我形象,與在廣寒宮過快活生活的仙女們形成鮮明的對比。廣寒宮:傳說唐明皇游月中,見一大宮殿,榜曰”廣寒清虛之府”。見《龍城錄·明皇夢游廣寒宮》。后人因稱月宮為”廣寒宮”。”閑將白雪歌”,一個”閑”字,道出了內心的寂寞。白雪歌:古代楚國比較高雅的樂曲。宋玉《對楚王問》:”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國中屬而和者數千人。……其為《陽春》《白雪》,國中屬而和者不過數十人。”獨對清光坐,閑將白雪歌”,對仗整齊而天成,毫無做作的痕跡。”月兒你團圓我卻如何”,篇末點題,集中抒發了作者漂泊江湖,寂寞獨處的孤獨與惆悵。這是讀者才明白,前面寫中秋的朗月,羨廣寒的快活,都是為了反襯這末句的,而獨坐、閑歌,都是為這句做鋪墊的。在造句上,它和前面“年年到今宵不缺些兒個”都是不加任何修飾的口語,不但突出了元人小令通俗淺白的語言特征,而且也突顯不加修飾的思鄉懷人之情。

  這首小令,在題材處理上還有一個特征。題為“居庸關中秋對月”,但通篇只字未提居庸關或者是嶺上(八達嶺)賞月的獨有特征,也只字未提中秋之月,似乎是扣題不緊。但也有人解釋說小令中抒發的離愁別緒,都是由中秋登居庸關這一特定的時空所引起的,因此,小令中雖一字未提及中秋和登居庸關,但一字未離中秋和居庸關。

  最后還想一提的是,南宋著名詞人辛棄疾有首《太常引·建康中秋夜為呂叔潛賦》:“一輪秋影轉金波,飛鏡又重磨。把酒問姮娥:被白發、欺人奈何?乘風好去,長空萬里,直下看山河。斫去桂婆娑,人道是、清光更多”。毫無疑問,宋方壺的這首小令在立意乃至遣詞上都借鑒了辛詞。但由于兩人的遭遇不同,兩者的意境也就迥然有別。辛詞是要表現作者政治上的失意和遭到排擠的不平與憤懣,希望鏟除這些主和派——“斫去桂婆娑”,實現自己統一中原的壯志。宋曲則是反映一介書生千里漂泊的別離之苦,思鄉之情。因此雖有明顯的借鑒痕跡,但也還是有一定思想價值的。

  

Comments are closed.

中秋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