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楹聯(五)

王闿運楹聯

  王闿運(1833—1916)晚清經學家、文學家。字壬秋,又字壬父,號湘綺,世稱湘綺先生。咸豐二年(1852)舉人,曾任肅順家庭教師,后入曾國藩幕府。1880年入川,主持成都尊經書院。后主講于長沙思賢講舍、衡州船山書院、南昌高等學堂。授翰林院檢討,加侍讀銜。辛亥革命后任清史館館長。著有《湘綺樓詩集、文集、日記》等。

  王闿運是清代楹聯名家,有人贊為“有清一代之首”。民國人盧希濟評其聯:“體格高尚,氣息深穩,幽美樸茂,神與古今”(《六家聯語合鈔》)。詩文在形式上主要模擬漢魏六朝,為晚清擬古派所推崇。因受聘修撰《桂陽州志》、《東安縣志》、《衡陽縣志》、《湘潭縣志》等地方志而聞名史界,成為秉筆直書的名史筆。在教育事業上亦頗有成就,其門生眾多,較著名的弟子有楊度、夏壽田、廖平、楊銳、劉光第、齊白石、張晃、楊莊等。

  王闿運一生仕途坎坷,為人狂狷諧謔,才高學富,軼聞甚多,主要成就在其詩文和治學之中,名滿天下,謗滿天下

  一:自謔、自況:

顧我則笑;問道于盲。

  此聯之妙有二:一是 “鶴頂格”,上聯的首字“顧”與下聯的首字“問”連成“顧問”二字。王闿運80歲時應袁世凱之邀,出任國史館館長兼總統顧問。二是“自謔”:上聯“顧我則笑”內涵亦有二:一是笑其無能。王闿運赴京路上途徑武漢,與段祺瑞有一席談。王說:“世上最容易的就是做官,一個人若官都做不好,那就一無是處。過去我年富力強,有許多大事情要我去做,現在我老了,無用了,便只好去做官”,二是笑己其貌不揚。1916年王闿運逝世時,上海某報刊出副惡作劇式的挽聯:“學富文中子;形同武大郎。”尤為湖南人、同光體詩家陳衍津津樂道。“文中子”是隋朝人王通的弟子給老師私擬的謚號。王通平生以“圣人”自命,模仿孔子,作了六部“經”書,稱《續六經》,將王闿運的學問比作文中子,是說他“狂妄”。下聯“形同武大郎”是說他其貌不揚,因為王闿運是五短身材,形貌矮小。王闿運自稱“顧我則笑”,則是自謔。下聯“問道于盲”,是將成語信手拈來,表面上看是自謙,是說自己才學疏淺,是么也不懂,暗諷袁世凱,拉攏我這樣一心擁護民國的八十老翁來為己效力,簡直是瞎了眼。當時,袁世凱恢復帝制的野心已初露,故王闿運有此聯。

春秋表未成,幸有傳兒述詩禮;
縱橫計不就,空余高詠滿江山。

——戲謔自挽

  這是作者臨終之前自作的挽聯。雖云“戲謔”,實際上在是述說自己一生治學上和治國上的人生遺憾。上聯說的是治學。《春秋》是我國第一部編年史,并列為儒家經典“五經”之一。據說是孔子說撰,并對后人有巨大警示震懾作用,所謂“孔子著春秋而亂臣賊子懼”王闿運有史才,曾受聘修撰《桂陽州志》、《東安縣志》、《衡陽縣志》、《湘潭縣志》等地方志而聞名史界,成為秉筆直書的名史筆。但遺憾沒有孔子《春秋》那樣讓“亂臣賊子懼”的歷史巨著,這只能有待于兒孫了。

  下聯說的是治國上的遺憾:清咸豐十一年(1861)8月21日,奕詝皇帝駕崩,遺命肅順等八人為顧命大臣,輔佐幼帝同治。皇太后慈禧則暗中勾結恭親王,密謀發動政變。王闿運作為肅順府上塾師,又是其座上客中最年輕、最富判斷力的“湖南六子”之一。事前已嗅到政變的氣味,趕緊致書曾國藩,希望曾國藩以柱國重臣的身份,帶兵到北京“入覲”,支持恭親王配合顧命八大臣共同輔佐幼帝同治,同時“聲明祖制”(婦人不得干政),以粉碎慈禧垂簾聽政的陰謀。但是曾國藩一生謹慎,這會兒正擔心自己“功名太盛”,不敢再擔 “麾師北上”搞兵諫的滅族之罪。果然兩個月后,慈禧政變成功,肅順等人全軍覆滅,王闿運在事前已辭職遠游免遭殺身之禍。但事后痛定思痛不禁“太息痛恨于其言之不用也”。曾撰《祺祥故事》,為肅順被殺辨解 。王闿運臨死,對此都不能釋懷,遂寫了這副自挽聯。其中化用唐代名臣魏徵詩句:“縱橫計不就,慷慨志猶存”(《述懷》)句意,說自己沒有治國之才,空留吟詠之作。

遍輯齒錄皆前輩;
幸有牙科步后塵。

——戲謔自題

  光緒三十二年(1906),湖南巡撫岑春萱上書表其德行,清政府授于他翰林院檢討的官職,王闿運已是73歲老人。王去翰林院報到注冊,想不到翰林院諸公均比他年長,多為耄耋老人,只有一位留學西洋學牙科醫生比他年幼。這副對聯名為“戲謔自題”,實際上是對晚清政治的感慨。如此的國家最高學術機構,竟是個耄耋老人的養老院。

人情已覺春長在;
溪戶仍將水共閑。

——集唐人句自題門聯

  此聯說的是家居時的感受。同治十年(1871)年王闿運入京參加進士試,名落孫山。在權臣肅順府上擔任塾師兼幕僚頗受禮重,后周旋于湘軍將領間,受曾國藩厚待。1876年返回長沙,隱居湘綺樓,閉門著書立說,寫下著名的《湘綺樓文集》。這幅門聯,說的就是當時的處境和心情。上聯是回憶故人情誼,用的是唐人趙嘏《宛陵寓居上沈大夫二首》中“人情已覺春長在,溪戶仍將水共閑”二句。 趙嘏,晚唐著名詩人。約生于憲宗元和元年(806)。文宗大和七年預省試進士下第,留寓長安多年,出入豪門,又遠去嶺表當了幾年幕府。這與王闿運早年經歷都頗相似。趙嘏極富才華,曾投韓愈門下,與李賀、杜牧、張祜、徐凝等名詩人友善。其詩句“殘星數點雁橫塞,長笛一聲人倚樓”深得杜牧贊賞,被杜牧呼之為”趙倚樓”。宛陵,即今安徽宣城,杜牧曾為宣州團練判官,趙嘏亦寓居宛陵。沈亞之亦是才子,著有著名的唐人傳奇小說《湘中怨辭》、《異夢記》、《秦夢記》三文,為唐代傳奇文中的”白眉”。其經歷也曾舉進士不第。李賀曾有歌送歸。王闿運選趙嘏其人、其詩集句作門聯。既有遭遇上的相類,又有才情上的自許。

  附:趙嘏《宛陵寓居上沈大夫二首》:

滿耳歌謠滿眼山,宛陵城郭翠微間。
人情已覺春長在,溪戶仍將水共閑。
曉色入樓紅藹藹,夜聲尋砌碧潺潺。
幽云高鳥俱無事,晚伴西風醉客還。
溪樹參差綠可攀,謝家云水滿東山。
能忘天上他年貴,來結林中一日閑。

碧海鯨魚,蘭苕翡翠;
青春鸚鵡,楊柳樓臺。

——集唐人句自題門聯

  上聯取自杜甫《戲為六絕句》之四:“或看翡翠蘭苕上,未掣鯨魚碧海中”;下聯集自司空圖《二十四詩品·精神》:“青春鸚鵡,楊柳樓臺。碧山人來,清酒深懷”。說的仍是隱居中的情懷和才情上的期許。上聯說的是自己的詩作有著杜甫夸贊過的“初唐四杰”那種 “鯨魚碧海中”的宏闊壯美,而不是杜甫批評的時人那種 “翡翠蘭苕上”的小巧細膩;下聯說的是雖是隱居孤寂,但內在精神世界卻異常豐富鮮活,像春日鸚鵡啼,像楊柳樓臺風。

  附:杜甫《戲為六絕句》之四:

才力應難跨數公,凡今誰是出群雄?
或看翡翠蘭苕上,未掣鯨魚碧海中。

  司空圖《二十四詩品·精神》:

欲返不盡,相期與來。
明漪絕底,奇花初胎。
青春鸚鵡,楊柳樓臺。
碧山人來,清酒深懷。
生氣遠出,不著死灰。
妙造自然,伊誰與裁。

  二、針砭時事

民猶是也,國猶是也,何分南北?
總而言之,統而言之,不是東西!

  此聯原為“民猶是也,國猶是也,總而言之,統而言之”。上下聯的后面四字為后人所加。

  王闿運80歲時應袁世凱之邀,出任國史館館長兼總統顧問。王為人狂狷諧謔,平時嬉笑怒罵,譏彈嘲弄,無所不至,人常憚怕而避之。他既討厭當時官場的一切,尤其討厭春風得意的大人物,又寄希望他們能夠給他以平臺和機會,大有作為。盡管機會一直沒有到來,但他從不出惡聲,一切厭惡,皆從嘲謔出之,在戲謔中,發泄著自己的不平。辛亥革命后,王闿運看到易幟剪辮之后,就像魯迅的小說《風波》中所描寫的那樣,一切照舊。于是寫下此聯。孫中山于1912年1月1日晚10時整,在南京正式就任臨時大總統。兩個月后的3月10日,袁世凱也在北京宣誓就職臨時大總統,于是中華民國一南一北出現兩個大總統。于是在流傳中有人又在上下聯后加了“何分南北”、“不是東西”兩句。使戲謔調侃之語更加尖銳辛辣、入木三分。。

  作為文化人,當時也只有王闿運敢與袁世凱針鋒相對。王闿運出任總統府顧問后,見總統府內皆是滿清遺老遺少、一群烏合之眾,曾嘲弄袁世凱的總統府為梁山泊、瓦崗寨。袁世凱稱帝呼聲最高時,王闿運為表達自己的不滿,在經過新華門時,對門額故作驚訝狀說:“似有什么不祥之兆啊!”同行人以為奇怪,他說:“今議帝制而署門為‘新莽’,難道不是不祥之兆嗎?”原來他將“華”字繁體與“莽”字相似,故意誤讀以譏諷袁世凱為篡漢之王莽。

男女平權,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
陰陽合歷,你過你的年,我過我的年。

——壬子元旦自撰春聯

  1912年2月18日日為壬子年春節,王氏有感于形勢寫了此聯。它的背景是:1911年12月31日各省代表會議決定記年改用陽歷,1912年1月1日為中華民國元年1月1日。1月2日南京臨時政府通電各省改用陽歷。2月19日何香凝等向議會院要求女子參政。20日女界參政同盟會在南京正式成立,提倡男女平權,鼓吹婦女參政和從事社會、經濟、文化等活動。21日臨時政府內務部頒行新編陰陽合歷書。作者以清廷遣老自居,玩世不恭。上聯譏諷所謂男女平權,下聯譏諷改陰歷為陽歷。

  三、贈友、挽聯

鳥名戴勝,人名戴不勝;
形是胡孫,號是胡念孫。

——光緒九年九月廿九日戲作

  戴勝,鳥名。頭頂具鳳冠狀羽冠,嘴形細長,棲息于山地、平原、森林和果園等開闊地方,尤其以林緣耕地生境較為常見。以蟲類為食,在樹上的洞內做窩。戴勝的窩臭味很大。在一些地區,戴勝被視為不祥之兆。因它有時出沒于人煙稀少的破舊墳頭、枯朽棺木之間,所以也被稱作“棺材鳥”。戴不勝,戰國時代宋國大臣,見《孟子·滕文公下》趙岐注。趙胡念孫,晚清書法家、雕刻家,與清末民初著名詩人、書畫家顧印愚(1855—1913)的雕刻稱為“雙壁”。王為人喜諧謔,譏彈嘲弄,無所不至。這是用對聯與友人諧謔。

王芝圃不忘師譜;
戴子和其謂我何?

——光緒九年六月二十一日作

  王世芳(1659年—約1799年),字徽德,一字芝圃,號南亭,140歲壽星,七代同堂,曠世鮮見。乾隆皇帝稱他為“南亭王老先生”,世人稱他為“長壽王”。梁章鉅《楹聯續話·卷三》載:臨海王芝圃廣文世芳生于順治己亥,年一百十歲時入都慶祝,賜侍講銜。都人呼為王壽星。扶侍者為其第三子,白發飄蕭,背轉傴僂。問其長子,曰:“不幸夭亡矣。”問夭亡之年,曰:“八十五歲。”此人亦是楹聯高手。當年屆七旬時,孫曾已盛;百齡外,孫曾復舉曾孫。壽星大喜,自題楹聯云:“身歷四朝沾浩蕩;眼看七代衍孫曾”。王世芳生于順治己亥(1659),身歷順治、康熙、雍正、乾隆四朝。在世時有子4人,孫11人,曾孫5人,玄孫7人,來孫8人,晜(kūn)孫1人。七世同堂,人間罕見。時人問其養身之術,答曰:“吾惟知屏思慮,節饑飽,順天和而已。”

  戴子和生平不確,不知是否是戴氏兄弟后人。戴殿江,字襟三,號履齋,以千金購桐鄉汪氏藏書5萬卷,造萬卷樓,專心讀書著述。弟戴殿海,字瀛海,阮元視學浙江時,總理文淵閣及紫陽書院并領經局事。著有《風希堂文集》,與兄戴殿江合編《九靈先生年譜》

  此聯手法同上,亦是借同音字諧謔,拿同僚或友人開涮。

平生雙四等;
該死十三元。

——調侃戲贈友人高心夔

  作于在京為權臣肅順的家塾和幕僚之時。肅順身為滿人,卻最看不慣同族,碰到有才學雖是顧命大臣亦能折節下士,因此幕府中網羅了大批才俊,其中尤以高心夔、王闿運、龍汝霖、李壽蓉和黃錫燾最為著名,號稱“肅門五君子”。五人中,肅順最欣賞的則是高心夔。咸豐八年的科場案馀震未消,咸豐十年會試,肅順就輕身犯險為高心夔“助拳”,渾不鑒及前次柏葰的慘狀了。前一年,高心夔參加殿試,詩題限押“文”韻,而誤入“元”韻,遂不與三甲之列。這年恩科會試,高心夔入了二甲,再次參加殿試。肅順神通廣大,考前一日探聽到詩題為“紗窗宿斗牛得門字”,出處為唐人孫逖的《夜宿云門寺》。立即把高心夔叫來,囑咐他連夜趕做,明天一定弄個狀元爽一把。第二日入場,果然是這個題目,場中300多人,幾乎沒有知道此題出處的。高心夔大喜,自命不作第二人想。匆匆寫就,出來就找肅順報喜。肅順接過詩稿一看,頓足捶胸,大叫“完蛋!完蛋”。原來,高心夔記錯了韻部,押韻的八個字除了“門”字外,都押到了“十一真”韻,而“門”字在韻部卻屬于“十三元”。考試出韻,內容再好也要被淘汰,榜下,高心夔又列四等,沒做成進士。同時落選的王闿運幸災樂禍,送給他這一副對仗工整的對聯。肅尚書辦事再精密,也禁不住高舉人如此疏忽,除了相對苦笑,就只能慨嘆高心夔命定不是富貴之人了。

平生以霍子孟、張叔大自期,異代不同功,戡定僅傳方面略;
經術在紀河間、阮儀徵而上,致身何太早,龍蛇遺憾禮堂書。

  這是著名的悼曾國藩的挽聯。同治十一年(1872)3月12日,曾國藩去世。吊唁的挽聯素幛足有千幅,從靈堂掛到東西轅門。時論以為前三甲作者分別是左宗棠、李鴻章和王闿運。

  左宗棠此時正在西北平定甘肅回亂和出兵新疆,聞此噩耗專程送來一副挽聯:“知人之明,謀國之忠,自愧不如元輔;同心若金,攻錯若石,相期無負平生””,開頭兩“知人之明,謀國之忠”是說起初左宗棠用兵陜甘時,曾國藩沒有因為私人關系不和而掣肘公事,反而派劉松山、劉錦棠叔侄率精銳老湘營前往西北幫忙,為左宗棠立下奇功。劉松山后來戰死,左宗棠上書清廷請恤時說過劉松山與曾國藩的淵源關系,此時再用一次,加上”自愧不如元輔”六字,足見傾服之意。下聯則解釋兩人過去不和,無非君子之爭,不礙私交。曾府子弟都認為左宗棠的這副挽聯最能撫慰九泉之下的曾國藩。因此,將左宗棠的挽聯掛在最顯眼處。

  時為直隸總督李鴻章聞噩耗也派來吊唁使者,送來一副挽聯和二千兩銀子的賻儀。曾國藩的長子曾紀澤遵照遺命,收下挽聯,銀兩不受。李鴻章的挽聯上聯是:“師事三十年,火盡薪傳,筑室忝為門生長”,公然以曾國藩的衣缽傳人自命;下聯是”威震九萬里,內安外攘,曠世難逢天下才”,既捧了老師,也抬高了自己左宗棠在曾國藩死后對曾的兒女們照顧有加,李鴻章卻并不待見恩師的后人。曾紀澤出國留洋后眼界大開,認為海軍才是一個國家軍事建設的重中之重,所以回國后欲謀任與海軍相關的官職,卻遭到李鴻章的打壓與阻撓,無法進入北洋水師。所以時論將此挽聯定為第二。

  第三即王闿運上述的一聯,不但沒有懸掛在靈前,而且惹得曾國藩長子曾紀澤大怒,當眾撕毀。因為曾家認定此聯是皮里陽秋、語中有刺。下面略作分析:

  上聯“平生以霍子孟、張叔大自期,異代不同功,戡定僅傳方面略”是贊揚曾國藩治國理政的志向與功勛,用了霍光和張居正兩位歷史名人典故:霍光(?-前68年),字子孟。河東平陽(今山西臨汾)人。西漢權臣、政治家,麒麟閣十一功臣之首,歷經漢武帝、漢昭帝、漢宣帝三朝,官至大司馬大將軍。期間曾主持廢立昌邑王劉賀。漢宣帝地節二年(前68年),霍光去世,謚號“宣成” 。兩年后,霍家因謀反被族誅。霍光常被人與伊尹相提并論,稱為“伊霍”。后世往往以“行伊霍之事”代指權臣攝政廢立皇帝。張居正(1525-1582),字叔大,號太岳,漢族,幼名張白圭。江陵人,時人又稱張江陵。明朝中后期政治家、改革家,萬歷時期的內閣首輔,輔佐萬歷皇帝朱翊鈞開創了“萬歷新政”。

  下聯“經術在紀河間、阮儀徵而上,致身何太早,龍蛇遺憾禮堂書”是頌其學術成就,但其中又惋惜其去世太早,未能完成東山事業。其中又用了紀昀和袁枚兩位同為清代名人之典。紀昀(1724—1805),字曉嵐,一字春帆,晚號石云,河間(今河北滄州市)人。清代政治家、文學家。歷官左都御史,兵部、禮部尚書、協辦大學士加太子太保管國子監事致仕,曾任《四庫全書》總纂修官。學宗漢儒,博覽群書,工詩及駢文,尤長于考證訓詁,后人搜集編為《紀文達公遺集》。阮元(1764—1849)字伯元,號蕓臺、雷塘庵主,晚號怡性老人,江蘇儀征人,乾隆五十四年進士,先后任禮部、兵部、戶部、工部侍郎,山東、浙江學政,浙江、江西、河南巡撫及漕運總督、湖廣總督、兩廣總督、云貴總督等職。歷乾隆、嘉慶、道光三朝,體仁閣大學士,太傅,謚號文達。他是著作家、刊刻家、思想家,在經史、數學、天算、輿地、編纂、金石、校勘等方面都有著非常高的造詣,被尊為三朝閣老、九省疆臣,一代文宗。。王闿運稱贊曾國藩經籍學問在紀昀、阮元之上。但像鄭玄那樣去世太早,來不及把他置在習禮堂上,殘缺不全的書籍,重新整理,惠及后輩。”歲至龍蛇賢人嗟”用的即是東漢經學大師鄭玄的典故。據《后漢書·鄭玄傳》:“五年春,夢孔子告之曰:‘起,起,今年歲在辰,來年歲在巳。’既寤,以讖合之,知當命終,有頃寢疾。”《后漢書》李賢注:“北齊劉晝《高才不遇傳》論玄曰‘辰為龍,巳為蛇,歲至龍蛇。賢人嗟,玄以讖合之’,蓋謂此也。”歲,歲星;龍,指干支中的“辰”;蛇,指干支中的“巳”。下聯的意思是:曾國藩在學問方面的造詣超過乾隆年間的紀昀和嘉慶年間的阮元,可惜換句話說,曾國藩倘能晚死幾年,必有一些經學方面的著作傳留下來。曾家以為這是皮里陽秋,明褒暗貶,“上聯譏其無相業,下聯譏其無著述”,暗諷曾國藩立功不成,立言不成。據說,曾國藩長子曾紀澤讀罷此聯,勃然大怒,斥為妄人之舉,一撕了之。曾紀澤的判斷亦非無因:據高伯雨《中興名臣曾、胡、左、李》:“相傳光緒年間,有人向清廷建議,應準曾國藩從祀文廟。清廷下禮部議奏,部議國藩無著述,于經學亦無發明,且舉王湘綺的挽詞證之,事遂終止。”

  另一個證明就是王闿運對曾國藩確實有積怨。以王闿運喜怒形于色,眥睚必報又譏彈嘲弄,無所不至的性格特征,將己諷喻見之于詞章,也是很自然之事。他和曾國藩的過節主要有二:一是前面提過的援救肅順之事,王闿運臨死,對此都不能釋懷。第二就是撰寫的《湘軍志》。或許是愛憎毀譽過于分明,大加詆斥曾國藩和湘軍,以至“楚人讀之慘傷”,曾國藩的九弟曾國荃怒不可遏,“幾欲得此老而甘心”竟對王闿運動了殺心。這番風波,以王闿運自承“此書信奇作,實亦多所傷,有取禍之道”,“送刻版與郭丈筠仙(郭嵩燾),屬其銷毀,以息眾論”而告終。不過,有人將此事記在曾國藩頭上,說:“王闿運著《湘軍志》,最為曾國藩所惡,其重要處,指曾攘鮑超之功為國荃之功,私于其弟,而真實有功將領,反遭埋沒。勒方錡曾曰:‘滌生最懼人評其不誠,如攻擊器學問、文章、功業、措置,皆可坦然自引為咎,謂其不誠,則懷怨不忘,唯王壬秋深知其病。’國藩一生作偽,被王壬秋揭穿,隱恨難言,壬秋亦因此而坐廢矣。”(劉成禺《世載堂雜憶續篇》)這恐怕言之不實。因為《湘軍志》作于光緒三年(1877)二月,定稿于光緒七年(1881)閏七月,曾國藩則于1872年去世,絕無可能讀到此書。劉成禺所云“壬秋亦因此而坐廢矣”,未免小覷了曾國藩的胸襟。

獨立千載誰與友,
自成一家誰逼真。

  此聯可見王闿運的胸懷與抱負。 史稱王闿運為人疏狂孟浪、詼諧戲謔,特行獨立與此聯可見一斑

  四、風景名勝題聯

;

四愁曾向桂林吟,又十載江南,飽看山色懷青瑣;
大夢早隨仙蝶化,待生陪鄉飲,無復文場照白蓮。

——夜念步鴻為作

曲徑通幽處;
園林無俗情。

——鶴頂格集句嵌名題江蘇省蘇州馬醫科巷曲園

  曲園位于江蘇省蘇州馬醫科巷,為清代的學者俞樾之別墅。 此聯之妙在于:上聯出自唐常建《題破山寺后禪院》詩:“曲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 下聯出自晉陶淵明《辛丑歲七月赴假江陵夜行涂口》詩:“詩書敦宿好,林園無俗情。” 聯語集句,信手拈來。二是在上下聯中嵌進園名“曲園”二字

田園松菊豈無意;
魏闕江湖同此心。

——題北京市石景山區靈光寺歸來庵(東門楹)

世臣喬木千年樹;
南國儒林第一人。

——題湖南省衡陽縣大羅山王夫之墓

井上煙疏竹有韻;
臺前月古琴無弦。

——題四川省邛崍縣文君井

鐵板銅弦,高唱大江東去;
瓊樓玉宇,細聽水調歌頭。

——題云南省會澤縣江南會館戲臺

文武繼諸周,好為汝南增月旦;
弦歌開廣廈,定因言偃得澹臺。

——題河南省確山銅川書院

  此聯為河南確山銅川書院所題。上聯“文武”,本指始于河南而興的周朝文王和武王,聯用以指文才和武藝。“月旦”,指品評人物。勸勉在書院學生的諸生勤奮努力,可民為令人品評的杰出之才。下聯“言偃”,即子游,孔子學生,曾為武城宰,提倡以禮樂為教,境內有“弦歌之聲”。“澹臺”,為復姓,聯指子羽,也是孔子學生,以品行端正著稱。聯語以孔子的杰出弟子為例,指出在此興辦書院,皆在禮樂教化,定可培養出像“言偃”、“澹臺”那樣的賢達之士,是對上聯“好為汝南增月旦”的具體說明。聯語妙在寫出書院育人的宗旨,古今契合相印。

匹馬斬顏良,河北英雄皆喪膽;
單刀赴魯肅,江南士子盡低頭。

——題江蘇省南京關圣廟

  南京新建關廟,王闿運即席書題這一副對聯。上聯典出《三國志蜀志》關羽本傳:建安五年(200年),袁紹派大將顏良圍攻白馬,曹操屢戰不敵。后關羽策馬斬顏良于萬眾之中,解白馬之圍。下聯典出《三國志吳志》魯肅本傳:東吳欲討還劉備所借荊州,邀守將關羽過江相見。關單刀赴會,東吳未遂意。聯語選取關羽平生最得意的兩件事立意撰聯,上聯折文,下聯鎮武,頌揚極有分寸又氣沖霄漢,對仗亦極工,為古今關廟聯中的名作。同時,王闿運借頌揚關羽,大煞“江南名士”(指“南京文人”)的氣焰,聯語一時遠播。近代諸家聯話,皆有確鑿記載

竟夕起相思,秋草獨尋人去后;
他鄉復行役,云山況是客中過。

——集唐人句蜂腰格嵌名題河南省鄭州秋云墓

  王闿運早年赴京應進士試,路過鄭州,與妓女秋云相戀,幾乎把考期給耽誤了。據傳秋云本是人家的孤女,家中貧困為惡戚所賣,遂流落娼門,對王闿運有托身相許之意。王王闿年少氣盛,自命不作第二人,相約奪得狀元之后,以百輛車來迎秋云。不料文章憎命,落第春闈,無顏相見,浮海入江,鎩羽而歸。 秋云見會試榜上,沒有王闿運的大名,既代為鳴不平,又自傷紅顏薄命,竟憂郁而死。以后,王闿運再過鄭州,美人已命歸黃泉。王闿運在秋云墓上題了這一副墓聯。此聯之妙,在于上下聯皆運用唐人成句,而且身世遭遇皆十分契合上聯用劉長卿《長沙過賈誼宅》中“三年謫宦此棲遲,萬古惟留楚客悲。秋草獨尋人去后,寒林空見日斜時”的第四句;下聯用李頎《送魏萬之京》的第四句:“朝聞游子唱離歌,昨夜微霜初渡河。鴻雁不堪愁里聽,云山況是客中過”。

彈指見華嚴,看天馬云開,一角小山藏世界;
觀心禮尊宿,聽木魚晨叩,十方古德應齋期。

——題湖南省衡陽縣西禪寺

  作者自注:湖南無十方叢林,一方大缺典也。普明上人嘗議以西禪寺公之法侶,示寂后,法裔秀枝師愿成之。棟宇狹小,香田租少,懼不副眾望,運本寺中道徒,猶惴惴焉。乃有碧崖和尚以無邊宏愿,行不思議功果,且拾且募,不三年成百萬大工,斯實海內希有之事。于今世舉一事而先咨嗟者,識力為何如也。工成慶贊,因題柱志愧。

明窗啜茗時,半日閑,三日忙,須勘破庭前竹影;
畫船攜酒處,衡山月,嶷山雨,冷思量城外鐘聲。

——題湖南省衡陽縣雁峰寺

勝地已千年,每臨江想望才人,不比勞亭傷送客;
高朋常滿座,到舊館仍陪都督,更聞懸榻喜留賓。

——題江西省南昌縣滕王閣

  滕王閣故址在今江西省南昌市贛江濱。唐高祖子滕王元嬰都督洪州時始建,閣以其封號命名。上元二年(675年)九月九日,洪州都督閻伯玙在此大宴賓客,王勃席間作《滕王閣序》,成為千古傳頌的名篇。閣歷時1300多年,屢毀屢建,最后毀于北洋軍閥鄧如琢之手。此聯是作者路過南昌受主人熱情款待時寫的。上聯“才人”,指王勃。“不比”,是說懷念才人的情緒,比勞勞亭送別的地方。勞勞亭,故址在南京市西南勞勞山上,為古時送別的地方。李白《勞勞亭》詩:“天下傷心處,勞勞送別亭。”下聯“高朋”,《滕王閣序》:“千里逢迎,高朋滿座。”“舊館”,滕王閣原有“仙人舊館”匾額。“都督”,此處指南昌府知府。“懸榻”,睡榻高懸。此處用《后漢書徐稚傳》典故:東漢陳蕃做豫章太守時,不接待來訪賓客,只遇郡中名士徐稚來,特設一榻,徐稚一去,就把榻懸掛起來。此聯名寫滕王閣,其實也寫了作者本人。

莫國他北地燕支,看畫艇初來,江南兒女無顏色;
盡消受六朝金粉,只青山依舊,春來桃李又芳菲。

——題江蘇省南京莫愁湖勝棋樓

  勝棋樓,在南京莫愁湖里。明洪武安初年始建,清同治十年(1871)重建。相傳明太祖朱元璋與開國功臣徐達在此下棋,朱元璋以莫愁湖作賭,結果棋敗,便把莫愁湖賜給徐達。遂有“勝棋樓”之稱。此聯為勝棋樓重建、修葺竣工時的原作,寄慨于湖光山色,出語自然純熟,意境深遠。關于此聯作者有跋語云:“同治十年,重新莫愁湖亭。予按樂府詞,莫愁女河中人嫁一盧氏,亦北方名族也。石城艇子,說者歧異,蓋麗質嘉名,流傳詞賦,不宜儕于蘇小、真娘也。為附引,以諗同好。”此聯上聯是在夸說洛陽女兒莫愁的美麗,“莫輕他”,猶言要重視之意。“北地燕支”,即指北地姑娘,燕支猶胭脂,此稱莫愁。后兩句贊美其英姿,謂令江南女兒相形見絀、顏面無光。“畫艇初來”,化用《樂府莫愁樂》曲:“莫愁在何處?住在石城西。船子打兩槳,催送莫愁來”之意。下聯起首境界闊大,即景抒情。“六朝”,指吳、東晉、宋、齊、梁、陳六個朝代,都以建康[南京]為都城。“金粉”,本指婦女妝飾用的鉛粉,這里喻繁華綺靡的生活。“盡消受”三字,寫湘軍攻下太平天國的天京之后,盡情享受奢靡的生活,又把大批江南女兒帶回家鄉的情景。可是南方人士對湘軍攻下南京后的屠殺、搶掠以及“盡消受六朝金粉”的劣跡記憶猶新。因此他們抗議,不許懸掛。后來經人調解,王將上聯“無”字改為“生”字,將下聯“依舊”改為“無恙”才算了事。這一改卻不通了,不倫不類。為什么來了北地胭脂江南兒女就生顏色了呢?再說“青山無恙”也是欺人之辭。當時戰火甫熄,南京城中瘡痍滿目,怎能說“無恙”? 此后勝棋樓上就懸掛這修改后的對聯。

自許詩成風雨驚,為平生硬語愁吟,開得宋賢兩派;
莫言地僻經過少,看今日寒泉配食,遠同吳郡三高。

——題四川省成都杜甫草堂

  杜甫草堂在成都市西南浣花溪畔。為杜甫成都故居。原宅中唐時已不復存。北宋元豐間始重建茅屋,立祠宇。元明清歷代增建修葺。有大廨、詩史堂、柴門、工部祠。園林總面積300畝。上聯“自許詩成風雨驚”,語出杜甫《寄李十二白二十韻》:“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本是夸贊李白詩歌感染力大的,而聯語移用于杜甫詩歌,亦可。“硬語”,豪邁的話。“愁吟”,以吟詩遣興。杜甫《至后》詩:“愁極本憑詩遣興,詩成吟詠轉凄涼。”“開得”,杜甫的許多詩篇真實地反映了唐代由“開元盛世”轉向衰敗的全過程,有“詩史”之稱。杜甫做詩態度嚴肅,語言藝術極高,又有“詩圣”之譽。杜甫的詩對后世,尤其對宋人的影響很大。宋人學杜者很多,約有兩派。一為黃庭堅、陳師道、陳與義等,人稱“江西詩派”,以形式為重;一為王安石、陸游、文天祥等,以內容為重。下聯“莫言地僻經過少”,典出杜甫《賓至》詩:“幽居地地僻經過少,老病扶人再拜難。”此處反用。“寒泉配食”,黃自蘇軾《書林逋詩后》:“不如配食水仙王,一盞寒泉薦秋菊。”寒泉,古人用作祭祀的清泉。配食,附祭,配享。古人以功臣附祭于祖廟,叫配食。此指黃庭堅、陸游被后人塑像配祀于工部祠。“遠同”,三高,即三高祠,祀范蠡、張翰、陸龜蒙。在江蘇吳江縣。此古屬吳郡,故稱。上聯言杜詩影響之大,下聯言后人對杜甫尊崇之高,極為貼切。

海疆歸日啟文場,須知回雁傳經,南岳萬年扶正正統;
石鼓宗風承宋派,更與重華敷衽,成均九奏協蕭蕭韶。

——題湖南省衡陽縣衡山船山書院

  湖南省衡陽縣衡山船山書院,為兵部尚書彭玉麟重修,作者也曾在過軍中從戎,故上聯起句意在表示任職書院是棄武修文,并借南岳衡山有回雁峰一語雙關,稱自己好似傳經“回雁”,指在承繼南岳自古以來形成的良好學風,使之得以發場光大。下聯指出船山書院相鄰的石鼓書院是宋代理學正宗。“重華”,為虞舜之名。相傳曾在南岳將甘露分賜各部落首領“簫韶”,虞舜時樂舞。此處代指盡善盡美。聯語廣征博引地說明三湘歷史悠久、文化優美,借以激勵后學諸子。

(摘自周淵龍、莫道遲編注有《王闿運楹聯輯注》、蕭經堯《渾厚精詳,條貫縷析——簡評<王闿運楹聯輯注>》)

  

Comments are closed.

中秋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