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人小令鑒賞(三十九)

中呂 滿庭芳·看岳王傳 周德清

  披文握武,建中興宙宇,載青史圖書。功成卻被權臣妒,正落奸謀。閃殺人望旌節中原士夫,誤殺人棄丘陵南渡鑾輿。錢塘路,愁風怨雨,長是灑西湖。

  【題解】

  滿庭芳,曲牌名。南曲中呂宮、正宮,北曲中呂宮均有同名曲牌,常見者有二:一屬南曲中呂宮,字數與詞牌同,用作引子。一屬北曲中呂宮,字數與詞牌前半闋略異,用作小令,也可用在套曲中。滿庭芳亦是詞牌名,有平韻、仄韻二體。平韻的,又有《滿庭霜》《鎖陽臺》等別名。雙調九十五字。仄韻的,《樂府雅詞》名《轉調滿庭芳》,雙調,自九十三字至九十六字,共有七體。

  【作者介紹】

  周德清(1277—1365)字日湛,號挺齋,高安(今屬江西高安市楊圩鎮睱塘周家)人。北宋詞人周邦彥的后代。工樂府,善音律。家境貧困,有《雙調·蟾宮曲》對友人訴說其家中缺油少米之窘狀:“柴似靈芝,油如甘露,米若丹砂”。終身不仕。著有音韻學名著《中原音韻》,是我國音韻學的發軔之作,對散曲創作,近代的“官話”、以至今日的“普通話”研究都有相當的價值。現存其小令32首(《全元散曲》錄存31首,另有一首《中呂·朝天子·廬山》未收),套數四套,《錄鬼簿續篇》對他的散曲創作評價很高:“德清三詞,不惟江南,實天下之獨步也”。涵虛子在《太和正音譜》中稱其散曲“如玉笛橫秋”。他本人也在其殘曲中夫子自道:“篇篇句句靈芝,字字與人為樣子”。至正己(1365)卒,年八十九。

  【簡析】

  周德清有一組題為《中呂·滿庭芳》的詠史小令,共四首,分別是《看岳王傳》、《韓世忠》、《誤國賊秦檜》和《張俊》。四首小令,兩奸兩忠,互相對比,表明作者鮮明的是非觀和道德操守,內中亦含有即使到元末,漢族士大夫內心仍未泯滅的民族感情。這首《看岳王傳》是其中的第一首,是作者讀《宋史·岳飛傳》后的讀后感。岳飛死后,被宋寧宗追封為鄂王,故后世稱其為越王。

  宋欽宗靖康二年(1127)四月,金兵攻破北宋國都汴京,虜徽宗、欽宗父子及大量趙氏皇族、后宮妃嬪與貴卿、朝臣等三千余人,押解北上,東京城中公私積蓄亦被搶劫一空。秦檜作為貼身侍臣隨二帝至金,因鼓吹和議,被金主弟撻懶放回。紹興間,官至丞相,他力主與金媾和,反對迎回徽、欽二帝、收復失去的宋地河山,深得高宗趙構的寵信,言聽計從。1140年(高宗紹興十年),正當抗金名將岳飛率岳家軍在中州戰場浴血奮戰,給又一次來犯的金兵以迎頭猛擊、開始扭轉雙方作戰局面的時候,秦檜等主降派以十二道金牌把駐守在朱仙鎮上的岳飛強行召回,俟后又以”莫須有”三字羅織罪名,把岳飛及其長子岳云、部將張憲在風波亭上處死。緊接著便是向金媾和,簽訂了割地賠款的”紹興和議”,這就是《宋史·岳飛傳》的主要情節。秦檜也被史臣定為陰險、毒辣,尤喜阿諛奉承,列入《奸臣傳》。這首《讀岳王傳》則是謳歌岳飛的卓越功勛和統一中原的雄心壯志,為他忠誠反遭陷害的悲慘結局寄予無限同情和悲憤。下面作一簡析:

  開頭三句:“披文握武,建中興宙宇,載青史圖書”,是概括評價岳飛一生的卓越才干和功勛。“披文握武”稱贊岳飛是文武全才。《宋史·本傳》稱岳飛是“好賢禮士,覽經史,雅歌投壺,恂恂如書生。”善詩詞,有著名的《滿江紅·怒發沖冠》和七絕《登池州翠微亭》。前者婦孺皆知,被之弦歌,后者被選入小學語文課本。亦善書法,有《出師表》一書傳世。至于武功,則屢敗金兵,是金兵統帥兀術聞“岳家軍”而膽寒,稱之“撼山易,憾岳家軍難。” 所以作者用“披文握武”來稱贊岳飛是文武全才,洵非虛美。“建中興宙宇”是贊頌岳飛有再造南宋宗廟社稷之功。宋高宗紹興十年(1140),岳飛大敗金兀術于朱仙鎮,進逼原北宋故都開封,有收復中原、直搗黃龍府之勢,所以作者用此句盛贊岳飛的功勛。“載青史圖書”是說岳飛的歷史功勛會長留天地之間。“青史”即史書。古人在竹簡上刻字記事,在刻寫之前,先須用火加以處理,叫做“殺青”,因此史書稱之為“青史”。

  “功成卻被權臣妒,正落奸謀”兩句寫岳飛被陷害的悲劇結局。高宗紹興十年(1140),朝廷岳飛大敗金兀術于朱仙鎮后,正準備渡河北,收復中原。岳飛在鄂州揮師北伐,先后收復鄭州、洛陽等地,又于郾城、潁昌大敗金軍,進軍朱仙鎮,進逼開封。宋高宗、秦檜卻一意求和,以一天下十二道“金字牌”命令岳飛退兵,并下令讓張俊從亳州退還壽春,韓世忠守淮東,不得繼續前進,駐屯順昌的劉锜遠調江南太平州等等。岳飛在孤立無援之下被迫班師。在宋金議和過程中,岳飛遭受秦檜、張俊等人的誣陷,被捕入獄。1142年1月,岳飛以“莫須有”的“謀反”罪名,時年三十九歲。長子岳云和部將張憲同被殺害。曲中以“功臣”上承“建中興宙宇”。以“卻”字反跌,指出是非顛倒,岳飛被害是天下奇怨,也直接表露作者的義憤和不平。“正落奸謀”則是揭露岳飛被害的原因,是由于“權臣”的“奸謀”。這個“權臣”就是秦檜。作者在組曲《中呂·滿庭芳》中,還有首《誤國賊秦檜》,直接道破就是秦檜“欺天誤主,賤土輕民”,“妨害功臣”:“官居極品,欺天誤主,賤土輕民。把一場和議為公論,妨害功臣。通賊虜懷奸誑君,那些兒立朝堂仗義依仁!英雄恨,使飛云幸存,那里有南北二朝分”。秦檜正是謀害岳飛的元兇,指斥他是“奸”相,這和史臣把他列入“奸臣傳”,亦是歷史共識。但說這是出于“妒”——“功成卻被權臣妒”卻未必盡然,這里且放一放,后面再作細論。

  接下來的兩句“閃殺人望旌節中原士夫,誤殺人棄丘陵南渡鑾輿”,是寫南宋王朝冤殺岳飛招致的嚴重后果。閃殺,拋棄,拋撇。“閃殺人”、“誤殺人”皆是元人口語,以口語入詩,更能代表民意。士夫:泛指中原百姓。棄丘陵:拋棄祖宗的墳墓。鑾輿:皇帝的車子,因以代指皇帝。上句言中原淪陷區的人民日夜盼望宋師北伐,恢復中原。而朝廷此舉斷絕了中原百姓對王師北上收復中原的懸望,言下之意是喪失了民心。這也是南宋朝野所有愛國志士仁人所共同譴責的,如張孝祥的《六州歌頭》:“聞道中原遺老,常南望、羽葆霓旌”;陸游的《秋夜將曉出籬門迎涼有感》:“遺民淚盡胡塵里,南望王師又一年”;范成大的《州橋》:“州橋南北是天街, 父老年年等駕回。 忍淚失聲詢使者, “幾時真有六軍來?”。特別是范成大的《州橋》,是他作為南宋使者在汴京當年“天街”上的親眼所見,親耳所聞,批判當然更加深刻有力。下一句“誤殺人棄丘陵南渡鑾輿”是進一步指責高宗南渡本身就拋棄了祖宗的墳墓。現在還想偏安一隅,不思收復中原。這就隱隱觸及到岳飛被害的真正原因。前面說過,秦檜陷害岳飛,是奸臣的權謀,這不假,但并非僅僅是出于“妒”,或者說主要原因并不是出于妒忌,而是要迎合高宗的陰暗心理。如前所述:靖康二年(1127)四月,金兵攻破北宋國都汴京,徽宗、欽宗父子同時被虜帶到北方。但并未處死,二是將他倆放在一個枯井內,讓他倆坐井觀天。鑒于岳飛在對金作戰中連連得手,金主曾通過內奸告訴過高宗,如果再北伐,他們就會和徽欽兩帝談判,以放回二帝作為講和條件。這當然是高宗最大的忌諱。宋欽宗趙桓異母弟。靖康二年五月初一,金兵俘徽、欽二宗北去后,趙構在南京應天府(今河南商丘)即位,改元建炎,成為南宋第一位皇帝。他即位的前提是欽宗不可能回來,因為徽宗是給欽宗的。因此他急于要同金人講和,不讓金人迫不得已采取上述陰招。而徽、欽二帝此時亦急于想回到南方,因此即使再苛刻的條件也會答應。徽宗此時有首詞《燕山亭》,其下闕就是集中表現他對南方故鄉的思念:“憑寄離恨重重,這雙燕何曾,會人言語。天遙地遠,萬水千山,知他故宮何處。怎不思量,除夢里、有時曾去。無據。和夢也、有時不做”。

  而趙構的擔心也并非無因,因為在自此之后的明代就發生過被俘的英宗在回國后復辟之事:

  明英宗正統十四年(1449年),發生之變,正統十四年(1449年)明英宗朱祁鎮北征瓦剌,在土木堡兵敗被俘。于謙等大臣私立英宗異母弟郕王朱祁鈺為帝,是為明代宗,并親自守城拒絕也先送英宗回京。朱祁鈺稱帝后,遙尊英宗為太上皇,改元景泰。 后因和談成功,英宗被瓦剌人放回,被明代宗軟禁于南宮。景泰八年(1457),權臣石亨等人發動奪門之變,英宗朱祁鎮復位的政變。英宗復位,第二次稱帝,改元天順于謙等被處死。而在秦檜主持的宋金和談中,岳飛對和議卻表示堅決反對。岳飛在臨安朝見時對趙構說:“夷狄不可信,和好不可恃,相臣謀國不臧,恐貽后世譏議。 ” 而且北伐前岳飛又自請隨宋使至洛陽謁掃先帝陵墓,以趁機窺探金國虛實。雖未被允許,但更讓趙構起猜忌之心趙構不聽。所殺害岳飛的決策人應該是宋高宗趙構。秦檜的陷害雖有對功臣的妒忌、岳飛阻礙了的和談大局等原因,但迎合趙構的陰暗心理應是主因。明代的文征明詞《滿江紅·拂拭殘碑》把這層意思挑的比周德清的這首小令更明白、也更準確——是秦檜“逢其欲”:“拂拭殘碑,敕飛字,依稀堪讀。慨當初,倚飛何重,后來何酷。豈是功成身合死,可憐事去言難贖。最無辜,堪恨更堪悲,風波獄。豈不念,疆圻蹙;豈不念,徽欽辱,念徽欽既返,此身何屬。千載休談南渡錯,當時自怕中原復。笑區區、一檜亦何能,逢其欲。”

  最后三句“錢塘路,愁風怨雨,長是灑西湖”是對岳飛含冤被害的痛悼。“錢塘路”猶言錢塘一帶,杭州在元代為錢塘縣。岳飛被害后,獄卒隗順將尸體竊葬于錢塘門外九曲叢祠處。宋孝宗改葬于西湖西北的棲霞嶺下。“愁風怨雨,長是灑西湖”是說岳飛被葬在西湖邊上,此后的風雨也裹夾著愁怨,一直在向西湖上飄灑。把風雨寫成有愁有怨,這是一種擬人手法。風雨尚且因岳飛屈死而有愁有怨,人的愁怨自不待言。所以以“愁風怨雨”作結,使作者要表達的愁怨更加深廣。

  這首詠史小令,不是致力于細節描述,而是大處落筆。開頭六句,詠歌岳飛才兼文武,功高天下,名垂青史,卻被奸臣謀害。這是概述史實。中間兩句“閃殺人”、“誤殺人”以元人民間口語入曲指責朝廷此舉既斷絕了中原百姓對王師北上收復中原的懸望,喪失了民心;也拋棄祖宗的墳墓,是趙家的不肖子孫。最后三句以擬人手法作結,更會給整首小令抹上一層愁云慘霧的悲劇氣氛。

  在結構上,此曲可分為兩部分,前半部分以敘事為主,中間是議論,后面轉入抒情。前面的敘事為中間的議論提供了史實依據,后面的抒情則是由中間的議論引發出來的,是議論的自然延伸。總之,小令 融敘事、議論、抒情為一爐,一氣呵成,乃是元人小令中詠史的佳作之一。

  

Comments are closed.

中秋节 湖北30选走势图 南宁红灯区几点关门 2016年3d全年 日本av女优名单 黑龙江11选五5 呼和浩特按摩师招聘信息 关于股票配资的合同 3d历史所有开奖号 可以赢现金的麻将游戏 雷速体育比分app下载 澳洲幸运10直播 90ko足球比分直播 龙江体彩11选五 欧美成人片av 宁夏11选5 麻将软件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