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楹聯(六)

梁章鉅楹聯

  梁章鉅(1775—1849),字閎中,又字茝林,號茝鄰,晚號退庵,祖籍福建福州府長樂縣(今福建省福州市長樂區)人,生于福州。梁章鉅生長在明清以來“書香世業”之家。這個稱謂出自紀昀(紀曉嵐)督學福建時。有福州梁家自明以來,雖家境拮據而不廢詩書,連續十四世出秀才。1764年,紀曉嵐主持科試,五十多歲的梁章鉅祖父梁天池率領四個兒子同赴科場,令紀曉嵐大為感動,稱贊梁家是:“閩中巾卷世家,以長樂梁氏為第一。”并手制“書香世業”之匾額予以表彰。梁章鉅“幼而穎悟”,4歲從母開蒙讀書,9歲即能詩,并博覽群書。20歲中舉;嘉慶七年(1802),27歲中進士;1805年任禮部主事;1808年入福建巡撫張師誠幕府;1818年經考選任軍機章京;道光元年(1821年)升為禮部員外郎;1822年授湖北荊州知府兼荊宜施道,升淮海河務兵備道,調署江蘇按察使;1825年管理盤運漕糧總局,任山東按察使;1826年調任江蘇布政使后,陸續為甘肅布政使、廣西巡撫、江蘇巡撫等職。上疏主張重治鴉片囤販之地,強調”行法必自官始”,并積極配合林則徐嚴禁鴉片,是堅定的抗英禁煙派人物。在任廣西巡撫期間也是第一個將廣東三元里民眾抗英事跡上奏朝廷,也是第一個向朝廷提出以”收香港為首務”的督撫。這在晚清滿朝昏聵的官員中十分難能,從而使梁章鉅成為清代道光朝之經世名臣。

  梁章鉅的父親名叫梁贊圖,喜詩詞楹聯。曾自題聯曰:“謙卦六爻皆吉;恕字終身可行。”同時贈聯給兒子:“非關因果方為善;不計科名始讀書。”父親的這個雅好傳給了梁章鉅,使梁章鉅“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最終成為楹聯大師。晚清時代陸續出了三位楹聯大師:梁章鉅、孫髯翁、王闿運為但梁章鉅與孫髯翁、王闿運不同的是:他除了有大量的楹聯作品外,還有一部關于楹聯的學術專著《楹聯叢話》。《楹聯叢話》以及后續的《續話》《三話》,不僅對于保存我國從宋到清中葉的大量楹聯藝術遺產,意義深遠重大。而且還探討的楹聯的相關特征和作法,將其提升到詩詞創作的同等地位,視為我國優秀的文學遺產一部分。中國楹聯自唐、五代肇始,一千多年長盛不衰,可惜歷代文人、學者皆把楹聯視為“小道”,故而聯家、聯語很少見于史籍。梁章鉅就此在自序中感嘆:“元明以后,作者漸夥,而傳者甚稀,良由無薈萃成書者,任其零落湮沉,殊可慨惜!”于是梁章鉅自己動手:“鈔纂楹聯,附以記述。”《楹聯叢話》上起宋代,下迄清中葉,廣泛搜輯,初步統計,涉及聯家、聯人數百位,作品逾萬。宋代如朱熹、蘇軾;元代如趙孟頫、楊元誠;明代如朱元璋、劉基、解縉、楊慎、祝允明、唐寅、海瑞、王守仁、徐渭、李贄、金圣嘆、左光斗、史可法、董其昌;清代自清初至道光年間,則名家名作,基本全部收入。其中朱彝尊、袁枚、李漁、翁方綱、紀昀、鄭板橋、蒲松齡、阮元、程春海、陶澍、林則徐等人,所錄作品最為豐富。此外還有大量普通文人及無名氏的作品收入。

  梁章鉅的《楹聯叢話系列》共12卷,卷次為:

  一、故事;二、應制;三、四,廟祀;五、廨宇;六、七、勝跡;八、格言;九、佳話;十、挽詞;十一、集句集字;十二、雜綴諧話。12卷共收聯話600余則。在友人的鼓勵支持下,他又收集資料,編出了《楹聯三話》。全書完稿于1847年,收入聯話130多則,這次所輯聯話未標門類,僅系以小標題,但先后次序井然。此時梁章鉅已經73歲了,他還想繼續出《楹聯四話》《五話》的,卻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兩年后,梁章鉅就去世了。好在他的三子梁恭辰隨父游學20年,遂繼承父業,編撰了《楹聯四話》和《巧對續錄》。體例大致依照《楹聯叢話》不變。

  《楹聯叢話》是我國文學史上第一部聯話著作。這一點梁章鉅在自序中直言不諱:

  “竊謂劉勰《文心》,實文話所托始;鐘嶸《詩品》,為詩話之先聲。而宋王铚之《四六話》,謝伋之《四六談塵》,國朝毛奇齡之《詞話》,徐釚之《詞苑叢談》,部列區分,無體不備,遂為任彥昇《文章緣起》之所未賅。何獨于楹聯而寂寥罔述!因不揣固陋,創為斯編。”

   梁章鉅也因此被后人視為“聯學”的開山鼻祖

  贈林則徐

  帝倚以為股肱耳目;
  民望之若父母神明。
  麟閣待勞臣,最難西域生還,萬頃開荒成偉績;
  鳳池詔令子,喜聽東山再起,一門濟美報清時。

  梁章鉅和林則徐幼年時即結下友誼:14歲,梁章鉅入福州鰲峰書院讀書,與林則徐是同窗好友。兩人成為朝廷大臣后更是志同道合的戰友也是堅決的“禁煙派”。梁章鉅曾上疏朝廷,主張重治鴉片囤販之地,強調”行法必自官始。1839年,林則徐受命為欽差大臣赴廣東禁煙。此時為廣西巡撫,則鼎力支持林則徐禁煙。第一幅《贈林則徐》對聯寫于此時。“股肱”,大腿和手臂,在此喻皇上左右輔助得力之人。此聯恰到好處地概括了林則徐的才干和卓著的功績,指出他上有功于國,是朝廷的“股肱耳目”;下聯說林有益于民,是百姓的“父母神明”。聯句取喻精辟,對仗嚴謹,“以”、“之”兩個虛字實用,為“帝倚”、“民望”搭橋通路,使全句舒緩自然。稱贊林則徐的禁煙之舉上符天意,下獲民心,是舉國一致。以此堅定林則徐的禁煙決心。

  1839年6月3日,林則徐將沒收的外國商人販賣的鴉片于在虎門銷毀。英政府惱羞成怒,當月便派艦隊封鎖珠江口,進攻廣州。由于林則徐嚴密布防,使英軍的進攻未能得逞。英軍受阻后沿海岸北上,于7月5日攻占定海,8月9日抵達天津大沽口,威脅北京。這時,道光帝驚慌失措,急令直隸總督琦善前去“議和”并以林則徐為替罪羊,作為和英國政府簽訂合約的條件:道光二十年9月29日,道光帝下旨,革了林則徐的職,并命令“交部嚴加議處,來京聽候部議”。10月25日,林則徐又收到吏部文件,通知他暫留廣州,等待新任欽差大臣博爾濟吉特·琦善的審問和發落。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5月1日,林則徐又接到圣旨:降為四品卿銜,速赴浙江鎮海聽候諭旨。6月28日,道光皇帝下旨,革去林則徐“四品卿銜”, “從重發往新疆伊犁,效力贖罪。” 林則徐于道光二十一年十一月初九日到新疆。林則徐在新疆三年多時間里,雖是戴罪之身,但不是得過且過、忍氣茍安、爭取朝廷早點召回,像他當年立下的誓言:“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福禍趨避之” 帶著病體,報效國家。首先,積極協助伊犁將軍布彥泰開墾城邊的20萬畝荒地。在清廷沒有經費投入的情況下,林則徐與當地官員紳民共同捐資,并運用自己在內地長期治河的經驗,歷時4個月開挖灌溉渠。至今伊犁一帶仍惠其利,稱之為“林公渠”。接著,林則徐又承擔起勘查南疆荒地的任務。六十歲的他攜帶帳篷、糧食、被衾,白天迎風沖寒、走馬引繩,丈量土地,夜晚臥宿氈廬之中,諦聽四野風沙的呼嘯。經過半年多的勘查,共得可墾荒地60余萬畝。林則徐贈給同行全慶的詩中寫道:“蓬山儔侶賦西征,累月邊庭并髻行。荒磧長驅回鶻馬,驚沙亂撲曼胡纓。但期繡隴成千頃,敢憚鋒車歷八城。丈室維摩雖示疾,御風仍喜往來輕。”(《柬全小汀》)這首詩既反映了勘荒路上的艱險,又傾吐了他為開發西部而不辭勞苦的豪情。林則徐在南疆還將哈密王霸占的一萬多畝耕地判給當地漢維農民耕種。這是他以罪臣之身的大膽之舉,這是“茍利國家”,將自己生死置之度外!林則徐在堪荒時見到當地維吾爾族人民創造的地下水利設施“坎兒井”,便制定了《經久章程》進行推廣。這個偉大的發明在林則徐的推廣下,至今南疆仍是主要的手段。你只要到吐魯番旅行,導游和當地民眾就會津津樂道林公德政。

  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開始,朝廷重新起用林則徐,調任陜甘總督、陜西巡撫。道光二十七年(1847)三月,清廷命林則徐為云貴總督。到任后,以維護云南邊境安定得力,加太子太保,賞戴花翎。梁章鉅的第二聯,就是稱贊林則徐在新疆的功勛,并祝賀他的復出再造殊勛。其中“麟閣”即麒麟閣。漢武帝建于未央宮之中,因漢武帝元狩年間打獵獲得麒麟而命名。甘露三年(公元前51),漢宣帝劉詢令人畫霍光、趙充國等十一名功臣圖像于麒麟閣以示紀念和表揚。后人即以入圖麒麟閣作為為國立下殊勛的功臣代稱。鳳池,即鳳凰池,古代中書省的代稱。中書省是替皇帝起草詔令的地方,這里指道光二十五年朝廷下詔,重新起用林則徐。

  當然,林則徐也有詩夸贊這位同窗:“曾從二千石起家,衣缽新傳賢子弟;難得八十翁就養,湖山舊識老詩人。” 二千石:古時知府俸祿,后常代指官職。梁初仕任荊州知府,其三子后亦出任知府。八十翁:其子任知府后曾接近80歲之梁章鉅到杭州奉養。

  政惟求于民便,事皆可與人言。

  正如梁章鉅任湖北荊州知府于江陵官署門上自題的一副楹聯。上聯說的是“行政為民、便民”,下聯說的是為人光明磊落,沒有不可告人之事。此言出自宋代名稱司馬光:“未嘗有不可對人言者。”上聯說的是做事,下聯說的是為人。更可貴的是在為官實踐中,他能言行如一:1831年,江淮大水災,每天有一萬多災民沿江聚集蘇南,時為江蘇巡撫的梁章鉅此時已56歲,率部下積極捐廉募款賑濟災民。同年,修復練湖牌壩,籌款興修孟瀆、得勝、澡港三河水利,防止水患,表現了一個地方大員良好的人格操守。由于操勞過度,梁章鉅累得病倒了遂于第二年奏請回福州養病。1835年又奉召入京,授甘肅布政使。次年,升廣西巡撫兼署學政。1838年,梁章鉅上疏朝廷,主張重治鴉片囤販之地,強調“行法必自官始”,并積極配合林則徐在廣東禁煙。具體行動是——梁章鉅嚴令廣西梧州、潯州官員捉拿煙販。他奏請摘去禁煙不力的梧州知府劉錫元頂帶,嚴令劉錫元去抓拿大宗的煙販以贖之前過失,表現了梁章鉅禁煙要“清其源”的明智主張。對栽種鴉片的云、貴交界山區,梁章鉅則“嚴飭遍禁,隨地鏟除”,并訂立《查禁章程》,采取十家連保法,杜絕復種罌粟。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梁章鉅親自帶兵防守廣西梧州,并增兵潯州、南寧,運送大炮支援廣州抗英防務。此間,梁章鉅勇敢上疏抨擊琦善在廣東“開門揖盜”。同年,梁章鉅調任江蘇巡撫,帶兵到上海會同江南提督陳化成部署抗英,使英軍未敢妄動。同年8月,梁章鉅署理兩江總督兼兩淮鹽政,事業達到頂峰。

  庭余嘉蔭室,有藏書天下,事隨處而安,即此是雕梁畫棟;
  卜得芳鄰居,成美境田舍,翁問心已足,漫言應列鼎鳴鐘。

——題福州黃巷舊居

  此聯寫于1832年回福州養病三年之間。黃樓在今福州市鼓樓區黃巷36號,位于福州最有名的三坊七巷之一黃巷之中。唐代,閩中大儒黃璞在此建宅。黃璞曾任崇文館大校書,也是一位藏書家,中年后在此建起第一座藏書樓,因全樓涂抹成黃色,而命名為“小黃樓”。 黃璞育有五子,其中四個兒子與他同任館職,因此世稱“一門五學士”。據說在唐末黃巢起義時,軍隊進入福州,因為黃璞即有學問又有聲望,經過黃巷時,黃巢命令軍隊“滅炬而過”,以免驚擾了黃璞。數百年后,梁章鉅買下黃璞故居舊址,新建藏書樓,為向先賢致敬,亦將藏書樓命名為“黃樓”。并將由京師帶回來的大量金石圖籍庋藏其中。此聯即詠歌作者在養病黃樓的詩酒人生。上聯說的就是這座藏書樓給他的感受勝過任何雕梁畫棟。下聯是說自己有好鄰居相伴,談古論今,樂此不疲。這位好鄰居也是為著名藏書家叫陳壽祺。他的藏書樓“小嫏嬛館”與梁章鉅“黃樓”僅一墻之隔。而且當年的黃巷,藏書之家比比皆是。現在黃璞故居(今改名“葛家大院”)、陳壽祺“小嫏嬛館”與梁章鉅“黃樓”連成一個游覽區,2006年,黃樓被公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藏名詩酒間,竹屋紙窗清不俗;
  養拙江湖外,風臺月榭俏無言。

  梁章鉅在黃樓養病期間,梁章鉅與福州文人詩詞互唱,并將各次詩會的唱和編輯成《福建黃巷全閩詩鈔樓》。此聯即是為此詩抄題簽。其中標明的仍是自己的人生態度。梁章鉅為官一生,在其《歸田瑣記》里寫過兩首詩《十字令》,一正一反,總結為官之道。先批“貪官”:

  紅,圓通,路路通,認識古董,不怕大虧空,圍棋馬釣中中,梨園子弟殷勤奉,衣服整齊言語從容,主恩寵德滿口好稱頌,座上客常滿杯中酒不空!

  后頌他心目中的“清官”:

  一筆好字不錯;二等才情不露;三斤酒量不吐;四季衣服不當;五子圍棋不悔;六出昆曲不推;七字歪詩不遲;八字馬吊不查;九品頭銜不選;十分和氣不俗。

  可以和上面這幅楹聯對讀。

  隨遇自生欣,暖日風和入懷抱;
  靜觀可娛老,崇蘭幽竹有情文。

  ——題福州黃巷寶蘭堂

  此聯亦寫于福州養病期間。作者可謂愛屋及烏,對黃樓所在的黃巷寫了不少楹聯,這是其中之一。寶蘭堂題不少楹聯

  客來醉,客去睡,老無所事吁可愧;
  論學粗,論政疏,詩不成家聊自娛。

——題北京東園草堂

  此聯是自題北京東園的居所草堂上的楹聯。 “草堂”,向來是退隱后自樂之所的代稱。上聯寫辭官后“老無所事”,整日“客來醉,客去睡”,但作者并沒有因與世無涉的閑適生活而心安理得,“吁可愧”三字可見作者心情并不平靜,內含幾分無奈。下聯“論學粗,論政疏”,表面看是自謙之語,實也包涵為憤世之言,表明作者對官場生活的不滿與厭倦,只好作詩自娛,以求得精神上的慰藉。聯中飽含自謙,自嘲之滋味。

  佛地本無邊,看排闥層層,紫塞千峰平檻立;
  清泉不能濁,笑出山滾滾,黃河九曲抱城來。

—— 題甘肅蘭州清泉寺

   此聯當作于甘肅布政使任上。清泉寺,位于蘭州市五泉山公園內。該公園位處蘭州市南、皋蘭山北麓,因山上有甘露、掬月、摸子、惠、蒙五泉而得名。園內有許多古建筑,清泉寺是其中的一個。紫塞:北方邊塞,晉崔豹《古今注》上《都邑》云“秦筑長城,土色皆紫,漢塞亦然,故稱紫塞焉。”清泉句:化用唐杜甫《佳人》“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濁”句;黃河九曲:《河圖》載“黃河出昆侖山……河水九曲,長九千里,入于渤海。”

  公是孤臣,明月扁舟留句去;
  我為過客,空江一曲向誰彈。

——題廣西藤縣訪蘇亭

  亭在藤縣藤江江月樓旁,宋代蘇軾貶官瓊州時,曾在藤江泛舟題詩。后人在此建亭紀念,亭內有蘇軾戴笠躡屐畫像。“孤臣”,指孤忠之臣,謂忠心耿耿卻得不到朝廷信任。“扁舟留句去”,指蘇軾被貶為瓊州別駕,乘小舟途經鐔江,夜半賞月作《江月》詩,有“系舟藤城下,弄月鐔江濱”句。鐔江即藤江。又名劍江,相傳唐代有招撫使乘舟墜劍于水,故名。“過客”,作者自況,時為廣西巡撫 “空江句是吊古”,古人已去,空江獨流,向誰彈我心曲?本聯以“我”對“公”,表達了作者對蘇公的崇敬與懷念。作者在廣西巡撫任上,曾積極配合林則徐嚴禁鴉片,是堅定的抗英禁煙派人物。也是第一個將廣東三元里民眾抗英事跡上奏朝廷的督撫。可見作者感慨蘇軾的“孤忠”,也是有著自己人生感慨的。

  高視兩三州,何論二分月色;
  曠觀八百載,難忘六一風流。

——題揚州平山堂

  平山堂位于揚州市西北郊蜀岡中峰大明寺內。始建于宋仁宗慶歷八年(1048年),當時任揚州知府的歐陽修,極賞這里的清幽古樸,于此筑堂。坐此堂上,江南諸山,歷歷在目,似與堂平,平山堂因而得名。六一,即歐陽修,歐陽修曾自稱“六一居士”。所謂“六一”,據《六一居士傳》稱:“客有問曰:‘六一,何謂也’?”居士曰:‘吾家藏書一萬卷,集錄三代3以來金石遺文4一千卷,有琴一張,有棋一局,而常置酒一壺’。客曰:‘是為五一爾,奈何?’”居士曰‘以吾一翁,老于此五物之間,是豈不為六一乎?’”。兩三州:言視野開闊;二分月色:唐代詩人徐凝詩有“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無賴是揚州”,揚州因以月夜聞名。此聯上聯贊揚揚州月色之美,下聯追憶歐陽修的詩酒人生,風流倜儻。實際上流露的是作者的人生追求。

  戶外一峰秀;
  窗前萬木低。

——題廣西桂林獨秀峰五詠堂

  此聯是作者任廣西巡撫時題廣西桂林獨秀峰五詠堂聯。五詠堂是南宋文學家顏延之的讀書處,曾賦《五君詠》,后人為紀念《五君詠》而建五詠堂。此聯是集唐人詩句。上聯句見孟浩然《題義公禪房》“戶外一峰秀,階前眾壑深”詩,贊嘆獨秀峰拔地而起,氣勢不凡;下聯句見張謂《同諸公游云公寺》詩“檐下千峰轉,窗前萬木低”,稱頌寺前千峰聳峙,檐下萬木崢嶸,蔥蘢一片。“萬木低”是借以烘托“一峰秀”聳,層次分明,遠眺近矚,和諧自然。)

  清風明月本無價;
  近水遠山皆有情。

——題江蘇省蘇州滄浪亭

  滄浪亭原是五代時吳越中吳軍節度使孫承佑的私人花園。北宋詩人蘇舜欽以四萬錢買下,加以改建,有感于漁父歌《滄浪之水》而命名為“滄浪”。這一是集宋人詩句而成此聯。上聯摘自歐陽修《滄浪亭》詩:“清風明月本無價,可惜只賣四萬錢”句。下聯摘自蘇舜欽的《過蘇州》詩:“綠楊白鷺俱自得,近水遠山皆有情。”聯語的意思是自然界的清風明月給予人們恩惠是不能用金錢計價的;同樣透過花窗望去,遠山、近水,對人也是懷著深厚感情。可見作者此時的心情愉悅散淡,這才能“以我觀物,物我皆著我之色彩”。

  勸子勿為官所腐;
  知君欲以詩相磨。

——梁章鉅贈余小霞

  余小霞是作者任廣西巡撫的屬下三防縣(今融水縣三防鎮)主簿,也是作者的友人。赴任之際,梁章鉅送此聯相勉。上聯是蘇軾賀劉發得官時的告誡之詩句,下聯是蘇軾唱和張近的詩句。聯語集蘇軾詩,提醒好友不要被官場的惡習所腐蝕,可以通過詩歌創作砥礪自己的品節情操,體現了作者對朋友的真摯友情,既直言又不諱,又凝重深沉。余小霞牢記在心,果然“勿為官所腐”,所到之處,為官清正,皆有惠政,享有廉吏之譽。三防主簿時的在衙門里撰寫了一副對聯:“與百姓有緣,才來此地;斯寸心無愧,不鄙斯民”;他還為桂林知府的儀門撰寫了一副對聯:“此是公門,裹足莫干三尺法;我無私謁,盟心只凜一條冰”。告誡官民知法守法,莫作非分之想。表明心跡,不存茍且之心

  宜民頌起延年后;
  壽世筵開浴佛光。

——賀桂林太守興靜山六十壽誕

  上聯切官職。以南朝宋時曾官太守之職的顏延年和興靜山相比,顏延年在任時居身儉約,淡于財利,甚得民心。作者稱頌興靜山為官清廉,人民贊顏延年之后贊頌他是理所當然的。下聯切壽誕之日。興靜山生日在四月初四。“浴佛”,指四月初八浴佛節,相傳該日為釋加牟尼生日。聯云祝壽的筵席在浴佛節之前,語及佛的生日,既為祝壽,兼含崇敬意。聯語以“后”字頌其清廉。這是賀壽,也是告誡,當然也是自勵自警!

  閑看秋水心無事;靜聽天和興自濃。

——自題

  此亦為自白、自述其淡泊之志,和寧靜得天和的人生體會。此為集唐人詩句聯:上聯出自皇甫冉《秋日東郊作》詩:“閑看秋水心無事,臥對寒松手自栽”;下聯出劉禹錫《和仆射牛相公見示長句》詩:“靜得天和興自濃,不緣宦室達性靈慵。”意思是只要領悟《莊子”秋水》“萬物一齊,孰短孰長”的道意,心胸自然會坦蕩曠達,寧靜如水。專一視聽,就能感受《莊子”知北游》中“若正汝形,一汝視,天和將至”所說的天然和氣。全聯以“秋水”“天和”為線,力圖闡明莊子無心才能得道的哲理。

  述先圣之玄德,整百家之不齊,入此歲來,年七十矣;
  奉觴豆于國叟,致歡欣于春酒,親受業者,蓋三千焉。

——賀康有為七十壽

  康有為(1858年—1927年),原名祖詒,字廣廈,號長素,又號明夷、更甡、西樵山人、游存叟、天游化人,廣東省南海縣丹灶蘇村人,人稱康南海,中國晚清時期重要的政治家、思想家、教育家,資產階級改良主義的代表人物。康有為出生于封建官僚家庭,光緒五年(1879年)開始接觸西方文化。光緒十四年(1888年),康有為再一次到北京參加順天鄉試,借機第一次上書光緒帝請求變法,受阻未上達。光緒二十一年(1895年)得知《馬關條約》簽訂,聯合1300多名舉人上萬言書,即”公車上書”。光緒二十四年(1898年)開始進行戊戌變法,變法失敗后逃往日本,自稱持有皇帝的衣帶詔,組織保皇會,鼓吹開明專制,反對革命。辛亥革命后,作為保皇黨領袖,他反對共和制,一直謀劃溥儀復位。民國六年(1917年),康有為和張勛發動復辟,擁立溥儀登基,不久即在當時北洋政府總理段祺瑞的討伐下宣告失敗。康有為晚年始終宣稱忠于清朝,溥儀被馮玉祥逐出紫禁城后,他曾親往天津,到溥儀居住的靜園覲見探望。民國十六年(1927年)病死于青島。

  梁章鉅此聯為祝壽,并未將康有為一生功過加以評說,只是頌其功勛。上聯贊其學術事業。康有為被稱為“南海圣人”,著有兩部負有盛名著作《新學偽經考》和《孔子改制考》。這兩部書都是在尊孔名義下寫成的。前一部書把某些儒學經典宣布為偽造的文獻。后一部書把孔子打扮成滿懷進取精神,提倡民主思想、平等觀念的圣人。康有為的這些看法,雖都不科學,但他的改革精神卻在知識界產生了強烈的震動和反響,而對封建頑固守舊分子構成了很大的威脅,因而這兩部書被他們視為異端邪說。梁章鉅在上聯則針鋒相對,將此定為“述先圣之玄德,整百家之不齊”,而且是七十年來焚膏繼晷,自強不息;下聯贊揚他效法孔子收弟子三千,成名山事業。康有為也確實是為出色的教育家:光緒十七年(1891)后在廣州設立萬木草堂,收徒講學;光緒十七年(1891年),康有為又徇陳千秋、梁啟超之請,在廣州長興里萬木草堂開始講學。講學內容主要是“中國數千年來學術源流、歷史政治沿革得失,取萬國公法比例推斷之“,“大發求仁之義,而講中外之故,救中國之法“。 并為變法運動創造理論。先后寫了次年,康有為將講堂移至廣州衛邊街鄺氏祠。光緒十九年(1893年),仍講學于衛邊街。同年冬,遷草堂于府學堂仰高祠,這時已有一百多個學生。下聯中,作者稱康有為為“國士”,即是肯定他在國家變亂中砥柱中流的作用。因為年屆七十,所以尊稱為“國叟”。

  高視兩三州,何論二分月色;
  曠觀八百載,難忘六一風流。

——題江蘇省揚州平山堂

  平山堂,位于揚州市西北郊蜀岡中峰大明寺內。始建于宋仁宗慶歷八年(1048年),為北宋文學家歐陽修在揚州任太守時,極賞這里的清幽古樸而此筑堂。坐此堂上,江南諸山,歷歷在目,似與堂平,平山堂因而得名。宋葉夢得稱贊此堂壯麗為“淮東第一”。平山堂于元代曾一度荒廢,明代萬歷年間(1573~1619年)重新修葺。清代咸豐年間(1851~1861年),山堂毀于兵火,重建于清同治九年(1870)。上聯準確地抓住了堂與山平的特點,在此可“高視兩三州”。徐凝詩有“天下三分日月夜,二分無賴是揚州”句,后借以指揚州。上聯是睹物,下聯是思人。撫今追昔,感念八百年前歐陽修的風流倜儻。“六一”即歐陽修,歐陽修曾自號“六一居士”。并作《六一居士傳》,夫子自道“六一”的來歷:“客有問曰:‘六一,何謂也?’居士曰:‘吾家藏書一萬卷,集錄三代以來金石遺文一千卷;有琴一張,有棋一局,而常置酒一壺’。客曰:‘是為五一爾,奈何’”居士曰:‘以吾一翁,老于此五物之間,是豈不為六一乎?’”《六一居士傳》是宋代文學家歐陽修的一篇自傳性散文。其文主要自述作者晚年生活的情趣,向往讀書、鑒賞碑銘、彈琴、弈棋、飲酒,以消度余光晚景,表達了作者不再留戀功名的決心。這也就是梁章鉅所稱道的“六一風流”。從此贊語中也可看出作者的人生向往和歸趨。

  幾堆江上畫圖山,繁華自昔,試看奢如大業,令人訕笑、令人悲涼。應有些逸興雅懷,才領得廿四橋頭,簫聲月色;
  一派竹西歌吹路,傳頌于今,必須才似廬陵,方可遨游、方可嘯詠。切莫把秾花濁酒,便當了六一翁后,余韻流風。

——題揚州平山堂

  前一聯用平山堂,著重描景抒情,此聯則以議論抒慨為主。

  上聯以歷史的眼光評論往昔。大業年間,隋煬帝三下揚州,窮奢極欲,結果群雄并起,落得身死國破,遭人恥笑也讓人感到幾分悲涼。往事足資追鑒,但揚州確實是美的,杜牧的“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蕭”流傳后世,不過要真正領略揚州的美,那就要有曠逸的胸襟和高雅的情懷,貪鄙猥瑣之輩是與之無緣的。下聯以杜牧“誰知竹西路?歌吹是揚州”詩句化出,“廬陵”,即歐陽修,以其祖籍“廬陵”(今江西省吉安)代指,“必須”、“方可”,含有對歐陽修的仰慕,“遨游”、“嘯詠”是對歐陽修文采風流的贊譽,謂游人到此,不可浮浪淺薄,誤把沉迷花酒、閑賞風煙,就當成了歐公(號六一居士)的“余韻流風”。

  地價不妨多,清風明月本無價;
  物情何足校,近水遙山皆有情。

——題福建省浦城居室

  作者曾集宋人歐陽修、蘇舜欽詩句此聯后面句題滄浪亭。現于它們前面各加五言一句,擴展而成用來題他在福建省浦城居室。詩意亦是化用歐陽修《滄浪亭》詩:“清風明月本無價,可惜只賣四萬錢”句。愿意賤買是人之常情,而他偏說“地價不妨多”,用以反襯清風明月的可愛與寶貴,突出他熱愛自然,并愿時時與之親近的強烈愿望。“校”通“較”,計較; “物情”,是物理人情之意,聯中側重指人情。言外之意是:那些對我的議論指責何必計較,這里的山山水水都對我有情,即山水尚且有情。與此可見作者厭惡世情而戀情山水風物。

  諷諭豈無因,樂府正聲熟人口;
  行藏何足辨,名山大業定生前。

——題蘇州白公祠

  白公祠即白居易祠堂,位于蘇州金閶區山塘街18號。為紀念時任蘇州太守的白居易修筑七里山塘而建,清嘉慶年間尚存,后毀于太平天國年間。楹聯的上聯是贊美白居易的文學成就,尤其是他的“新樂府”、“諷喻詩”為國為民初心和政治功能。白居易自己也說他的新樂府“不求宮律高,不務文字奇。惟歌生民病,報與天子知”,“為君、為民、為事而作,不為文而作也”。下聯頌揚他一生德政,名山事業,皆由天定。白居易在蘇州,傾力為民,也深受蘇州民眾熱愛。調離蘇州市,“蘇州十萬戶,盡作嬰兒啼”(劉禹錫《白太守行》)

  姓字播弦歌,韋白以來成別調;
  功名起刀筆,蕭曹自古是奇才。

——題蘇州況公祠

  況公祠,祀明代著名清官況鐘。況鐘(1383—1442)字伯律,號龍崗,又號如愚,江西靖安縣龍岡洲(今江西省靖安縣高湖鎮崖口村)人,明宣宗宣德五年(1430)出任蘇州知府。任內他勤于政事,忠于職守,除奸革弊,為民辦事,深得蘇州人民的愛戴。正統六年(1441),況鐘在蘇州任期十年已滿,當地官民二萬多人向上級請求留任,最終任職長達十三年。他死后,很多人為他哭泣,悲痛不已,并立祠紀念。蘇州人民稱他”況青天”,和包拯”包青天” 海瑞”海青天”,并稱中國民間的三大青天。 昆劇《十五貫》,以歌頌況鐘剛正清廉的思想品格和深入實際的求實精神而使其婦孺皆知,至今仍在人們心目中留下難忘的印象。其功績《明史·況鐘傳》有較詳細記述,著述有《況太守集》、《況靖安集》等

  上聯以祠主名“鐘”、字“伯律”與音樂的“歌”、“調”聯系,將他與唐代曾先后在蘇州任職的韋應物、白居易相比,褒贊他剛正廉明,為民敬仰。下聯結合況鐘的生平,將他與同為刀筆出身的漢代名臣蕭何、曹參相提并論,贊頌他是功不可沒的奇人偉才。“刀筆”即小吏,在大堂上捉刀捧筆之人。況鐘早年曾在尚書呂震屬下為小吏,因有奇才,為呂震所重視,并推薦為儀制司主事。明成祖朱棣永樂年間,升遷為禮部郎中。在”仁宣之治”前后,未經科舉,由出身低賤的書吏做到知府,并且政績斐然的官員中,蘇州知府況鐘是其中最著名的一個。此聯運用對比襯托,在對歷史人物的縱向比較中,使況鐘的形象更加豐滿。

  得地領群峰,目極舜洞堯山而外;
  登堂懷往哲,人在鴻軒鳳舉之中。

——題廣西桂林獨秀峰五詠堂

  此聯寫于任廣西巡撫期間。 獨秀峰在桂林市中心。山麓有讀書巖,南朝·宋代名臣顏延之任桂林太守時曾在此讀書,寫有《五君詠》(五君指嵇康、阮籍、劉伶、阮咸、向秀)。北宋哲宗元祐年間,郡守孫覽遂在巖前建“五詠堂”。后被毀,梁章鉅任廣西巡撫時重建。刻《五君詠》于石,并題此聯。

  上聯寫景,謂獨秀峰巍然挺拔。登峰遠眺,叵以盡覽舜洞、堯山以外的景色。下聯抒懷,登堂懷念歷史上的賢人,人們在景慕詠漢之中獲得精神境界的提高。“舜洞”,在桂林市北虞山西麓。“堯山”,在桂林市東郊。“鴻軒鳳舉”,語出《五君詠·向常侍》:“交呂既鴻軒,攀嵇亦鳳舉。”“鴻”,指鴻雁。“鳳”,指鳳凰。古人認為兩者同是美鳥,常用以比喻君子之德。“軒”、“舉”都是飛翔的意思。據《晉書”向秀傳》:“(嵇)康善鍛,秀為之佐,相對欣然,傍若無人,又共呂安灌園于山陽。”按嵇康、呂安都是當時大名士,向秀卻愿做嵇康打鐵的助手,又和呂安在山陽種菜,引以為榮。

  上聯寫景是陪襯,重點在下聯“鴻軒鳳舉”一句。作者和他的同僚重建五詠堂,旨在景仰昔賢,有如向秀之附驥于嵇康、呂安,感到識拔、提攜的光榮。聯語懷古思賢、寫得典雅而情景交融。

  金碧煥樓臺,遠眺盤龍,近抬白鶴;
  煙支生幾席,煙來北牖,亭對南熏。

——題廣西桂林疊彩山中福亭寺

  此聯亦寫于任廣西巡撫期間。上聯是遠眺福亭寺前美景。“盤龍”,指盤龍崗。“白鶴”,指仙鶴峰。下聯贊福亭寺內的靜謐和優雅。“北牖”,即白鶴牖。“南薰”,即南薰亭。聯語以中福寺為軸心,采用烘云托月的手法,從不同角度寫出了中福寺的地理位置及其優美環境,還以動物擬自然形態,并賦于景物以鮮活的生命,一“眺”一“招”仍具情趣。聯語雖寫中福亭寺,但只用簡筆勾勒其“金碧”之貌和“煙云”之境,而將視線投向更廣闊的空間。讀來引人入勝。

  尹文端厚澤深仁,重見江鄉說遺愛;
  陳恪勤精心果力,方知楚產信多才。

——挽陶云汀

  陶云汀,即陶澍(1779—1839年,字子霖,號云汀、髯樵。湖南安化人,清代經世派主要代表人物、道光朝重臣。張之洞、張佩綸等:道光以來人才,當以陶文毅為第一。。嘉慶七年(1802年)進士,授庶吉士,任翰林編修,后升御史,曾先后調任山西、四川、福建、安徽等省布政使和巡撫。道光十年(1830年),任兩江總督,后加太子少保,任內督辦海運,剔除鹽政積弊,興修水利,并設義倉以救荒年道光十九年(1839年),病逝于兩江督署,贈太子太保銜,謚號”文毅”,入祀賢良祠。有《印心石屋詩抄》、《蜀輶日記》、《陶文毅公全集》等。

  陶澍與”湘軍三杰”(曾國藩、左宗棠、胡林翼)關系十分密切,他在理學經世思想、改革思想、吏治思想、人才思想、愛國主義思想等方面,對”湘軍三杰”產生了深刻的影響。”湘軍三杰”可認為是陶澍思想與事業的繼承者和發揚者。尤其是與左宗棠,還有一段因楹聯結成封疆大吏與落魄書生終生相許的一段佳話:1833年(道光十三年),左宗棠第二次赴京會試落第后,只好仍執教鞭。1836年,左宗棠就任醴陵淥江書院山長。道光十六年九月,時任兩江總督的陶澍由江西檢閱軍伍后赴湖南安化省親,將要路過醴陵。知縣得知消息后特意準備了歇息的館舍。并邀時為書院山長的左宗棠寫副對聯,以示歡迎和敬仰。這副對聯是: 春殿語從容,廿載家山印心石在;大江流日夜,八州子弟翹首公歸。上聯描述的是現實:道光皇帝去年底召見陶澍,詢問陶澍的家庭狀況和成長歷程,并特賜御筆“印心石屋”匾額。下聯引證的是史事:晉代陶淵明的曾祖父陶侃曾掌八州軍事的典故,引出陶澍遠祖的光榮歷史,并展現出家鄉父老對陶澍榮歸故里的祈盼。此聯對仗工整,寥寥26個字將陶澍及祖先歷史、榮耀全部囊括,頌揚與敬仰之情融于其中。

  陶澍一到館舍,立刻被這副對聯所吸引,并要求一見撰聯人。兩人一交談,才知都是湖南人且家鄉距離不遠,談古論今,越談越是投機。陶澍特意在醴陵多逗留了一天,以便和左宗棠深入長談,并勉勵他多研究些經世致用的文章,最后還叮囑他下次赴京考試歸時可到南京再聚。這一年陶澍57歲,左宗棠24歲。 兩年后,道光十八年(1838),左宗棠北京會試第三次落第,于是去南京拜會時為兩江總督的陶澍。出于對左宗棠才學與人品的器重,一個落魄的窮舉人,居然被聘為兩江總督府的四品幕僚,參與軍國大事的謀劃。更想不到的是,一位封疆大吏居然向這位落魄書生攀親成為兒女親家。陶澍雖有多房妻室,但只有晚年所生一子陶桄,當時 7歲,視如掌上明珠,其余皆為閨女。陶澍求左宗棠將大陶桄一歲的女兒嫁給其子,并托孤:“如我有不測,就把陶桄這孩子交托給你培養”。更為難能可貴的是,左宗棠信守諾言,終身矢志不移。

  一年后的1839年6月2日,陶澍病逝在兩江總督任上。左宗棠于次年趕赴安化小淹陶澍的府第。在府上竭盡全力地教了未來女婿陶桄8年的書。陶桄16歲時,又攜他到長沙深造成才。在小淹的8年里,左宗棠加深了對陶澍的了解,并在陶公館里讀了許多書籍,為日后的才華展現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梁章鉅的這幅挽聯,妙在卻不直接悼念逝者,而是用兩個歷史人物來比擬:上聯尹文端是早陶澍數十年的一位頗有政績的好官。陶澍與他為官的經歷相似,贊“尹文端厚澤深仁”實際是贊陶澍,“重見”,即謂此。下聯以陶澍相貌極似同鄉陳恪勤作比,陳恪勤即陳鵬年,康熙時進士,以清廉著稱,被譽為“陳青天”,率謚恪勤。聯語從相貌相似,更喻為官治績相似,同樣“精心果力”。作者由此推演 得出“方知楚產信多才”的不凡結論。

  殫心力以報所知,一代長才出甘隴;
  處臘膏而不自潤,千秋遺愛滿邗江。

——挽俞陶泉

  俞德淵(1778—1836俞登淵),字原培,號陶泉,甘肅平羅渠口鄉正閘村人,祖籍安徽無為州。嘉慶二十二年丁丑吳其浚榜三甲58名進士,選入翰林院庶吉士散館。道光初年,任江蘇荊溪知縣,不久調任長洲知縣。在任期間,嚴正廉潔,甚得民心,后升任蘇州督糧同知。道光六年(1826年),江蘇初行海運業務,俞德淵總攬其役,親手制定了章程,工作成績出色。道光八年(1828年),俞德淵升任常州知府,旋調任江寧知府。道光十年(1830),兩淮鹽務混亂,宣宗授陶澍為兩江總督,命尚書王鼎,侍郎寶興到江南主持改革鹽法。經時為江蘇按察使梁章鉅推薦,俞德淵遂被提升為兩淮鹽運使。為了治理混亂的鹽規,他接任后,首先把原來由岸商私自販運食鹽,全部改為派官吏督辦。并實行在海運中嚴格稽查,核價,凡余利如數上交國庫的制度。很快形成了一整套切實可行的鹽規、鹽法,即提高了食鹽產量,促進了鹽運工作,又增加了國家的稅收。 “兩淮本脂膏地,運使多以財結權貴及四方游客。”而俞德淵一貫秉公辦事,不徇私情。尚書黃鉞之子黃中民為鹽場大使。欲得美職,俞德淵不允說:“美職以待有功,中民無功不可得”。俞德淵不但自己生活儉仆,而且其妻子、兒女生活也簡樸,使華侈的江南一些地區的風俗,也為之大變。兩廣總督林則徐稱他:”體用兼賅,表里如一”。兩江總督陶澍,也非常欽佩俞德淵的才干,曾多次向宣宗帝推薦:”其才可大用”。宣宗也嘉獎俞德淵的才干,行將被重用。道光十五年(1835年)俞德淵不幸突然患病逝世,享年五十七歲。荊溪、常州、江寧等地民眾聞之噩耗,無不痛哭流涕,紛紛請求為他建立祠堂,以示永遠紀念。

  這是作者為俞德淵撰的聯挽。“報所知”,指其不負薦舉。 “甘隴”,指俞陶泉生在甘肅省平羅。“脂膏”,指百姓血汗積累的財物。“邗江”,揚州境內水名,代指揚州。聯語贊揚逝主為政清廉,德行高潔,竭心盡力,忠于職守,本是“一代長才”,卻不幸病故,但名垂后世,遺愛千秋。聯語中從“甘隴”寫到“邗江”,可謖概括了逝主的一生,尤以“處脂膏而不潤”是頌揚逝者廉潔之語,更是敬世之句。梁章鉅還在其文史筆記《浪跡叢談》卷三中專門有一則“俞陶泉都轉”,附錄如下:

  閑與兩淮鹺商談歷任都轉之賢,以李□軒為第一,鄒公眉觀察曰:“□軒之清操亮節,誠不可階,然有守而兼有為者,終推平羅俞陶泉德淵一人而已。”憶陶文毅公整理淮鹺之始,都轉屢不得其人,手書令余切實舉薦,余即以陶泉應。蓋陶泉令長洲,守蘇州,實心實政,皆余所目擊心儀者也。時陶泉方守金陵,聞信力辭,文毅以余手書示之,陶泉語塞。聞陶泉初到揚時,運庫并無余積,次年遂有三百萬之儲。此席擁東南財賦之雄,冠蓋往來,每多觖望,謗議叢興,自陶泉氵位任后,改弦更張,洗手奉職,而裒多益寡,稱物平施,亦無不各得分愿者 惜其用心太苦,精力驟衰,位不稱才,年不副德,論者傷之。余在蘭州藩署,忽接陶泉之訃,為之涕如綆縻,適其孤以急信懇余轉遽平羅,余手揮一聯寄挽之,云:“殫心力以報所知,一代長才出甘隴;處脂膏而不自潤,千秋遺愛滿邗江。”

  素聞耦賀庚督部言陶泉無所不知,無所不能,不謂邊陲乃有此人物;又言陶泉若長淮鹺,可稱得人,惜地方上少一好手耳。此聯正穩括其意。今年在揚州,聞公眉觀察亦有一聯云:“敬以持己,恕以接物,一息尚存,此志不容少懈;生不交利,死不屬子,九京可作,舍公其誰與歸。”出語本《朱子》,對語本《檀弓》,則真足以傳陶泉矣

  勝地如畫圖,是賢守遺區,雄藩舊館;
  靈山托文字,有叔齊作記,孟簡題名。

——題廣西桂林獨秀峰五詠堂北廳

  此聯是梁章鉅任廣西巡撫期間,再題桂林獨秀峰五詠堂。上聯的“賢守”,指曾任桂林太守的顏延之。“雄藩舊館”,指明代靖江王府。上聯巧妙地聯系歷史名人有獨秀峰所留下軼事和史跡來反襯如詩似畫的“勝地”,突出其美。比單純繪景更具有特色,其容量也更大。下聯“叔齊”,指唐代鄭叔齊,著有《獨秀山新開石室記》。“孟簡題名”,即唐代詩人孟簡題“獨秀峰”三字刻石。下聯渲染獨秀的神奇,以突出依山仗這些文字,更見靈山歷史之悠久,景色之誘人,聯語先議后述,凝煉概括,尤其聯系與獨秀峰有關的人物掌故,描寫風物為后人游覽尋蹤也為對聯意境生色不少。

  白頭翁牽牛過常山,遇滑石,跌斷牛膝;
  黃發女炙草堆熟地,失防風,燒成草烏。

——題撰中藥聯

  中藥可以治病,還可以制成燈謎,也可以職稱楹聯。但作為楹聯,其中藥名堆砌,很容易枯燥、干癟,給人以拼湊之感。但梁章鉅此聯將中藥連成一個故事,卻讓人忍俊不禁。

  上聯嵌“白頭翁”、“牽牛”、“常山”、“滑石”、“牛膝”五種中藥名,下聯嵌也“黃發女”、“炙草”、“熟地”、“防風”、“草烏”五種中藥名,讀來不覺澀滯生硬,倒如像聽人娓娓敘述兩則生動有趣的故事:上聯“白頭翁牽牛過常山”因“遇滑石”而“跌斷牛膝”,下聯“黃發女炙草堆熟地”因“失防風”而“燒成草烏”,“白頭翁”和“黃發女”顯然都是漫不經心,令人不禁啞然失笑。作者對所用材料進行認真排烈,精心選取“過”、“遇”、“跌”和“堆”、“失”、“燒”幾個動詞,使故事更加形象,使故事更加形象,讀來妙趣橫生。

  書道入神明,落紙云煙,今古竟傳八法;
  酒狂稱圣草,滿堂風雨,歲時宜奠三杯。

——梁章鉅題江蘇省常熟草圣祠

  草圣,指張旭(約675年—約750年),字伯高,一字季明,漢族,唐朝吳縣(今江蘇蘇州)人,開元、天寶時在世,曾任常熟縣尉,金吾長史。以草書著名,與李白詩歌,裴旻劍舞,稱為”三絕” 。與李白、賀知章等人共列飲中八仙之中。與賀知章、張若虛、包融號稱”吳中四士”。書法與懷素齊名。性好酒,據《舊唐書》的記載,每醉后號呼狂走,索筆揮灑,時稱張顛,實也說明他對藝術愛好熱狂度,被后世尊稱為”草圣”。張旭祠在常熟周神廟弄、今市第五人民醫院內。祠堂是為紀念唐代大書法家張旭而建立的。祠內有清代道光年間錢泳摹刻的石碑和所作的楹聯: 書道如神明,落紙云煙,今古競傳八法; 酒狂稱圣草,滿堂風雨,歲時宜奠三杯。

  梁章鉅此聯亦是盛贊張旭的書法成就和創作時的狅態,皆有史為據:上聯盛贊自古流傳下來張旭創造“永字八法”不同凡響,謂可通神明。“落紙云煙”,源于杜甫《飲中八仙歌》“揮毫落紙如云煙”句,用以形容張旭書法之神韻。下聯描述酒與書的關系。據傳,張旭嗜酒,他在寫字前要喝得酩酊大醉,奔走呼喊,然后揮筆書寫,其勢放浪恣張,一氣呵成,一派飛動,宛如天馬行空,縱橫馳騁,人們尊之為“草圣”,逢年過節,且向他供上三杯酒。

  佛地本無邊,看排闥層層,紫塞千峰憑欄立;
  清泉不能濁,笑出山滾滾,黃河九曲抱城來。

——題甘肅省蘭州城南皋蘭山崇慶寺

  此聯作于時任甘肅布政使期間。崇慶寺在蘭州市南的五泉山上,山因有“甘露”、“掬月”等五泉而得名。聯語寫出了登高遠望,鳥瞰山河大地,山勢開闊,登臨縱覽,一望無際,只見層巒疊嶂。山上有千佛閣、嘛尼寺、地藏寺、清泉寺、三教洞等。

  上聯寫登臨佛閣,極目望去,只見長城蜿蜒起伏于眾山之上,如同樓閣的欄桿一樣高低。“排闥”,推門而入。宋”王安石有“兩山排闥送青來”句。“紫塞”,指長城,秦漢時長城土色皆紫,故稱。下聯寫五泉水泉水淙淙,清澈透明,匯入洶涌澎湃、曲曲彎彎的黃河,奔涌不止,環繞蘭州城奔騰東去。“笑出山滾滾”,用杜甫“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濁”詩句意,有諷世意,故言“笑”。全聯遠景與近景結合,景象壯闊,有靜有動,氣勢宏偉,詩意盎然,寫出北國的山水特色。尤以“憑”、“抱”二字,采用擬人法,更見生機。

  廟食褚塘,大節一生垂史冊;
  魂歸陽翟,易名千古表文忠。

——題杭州褚河南祠

  褚河南即唐代重臣褚遂良(596年—659年),字登善,杭州錢塘(今浙江杭州市)人 ,祖籍陽翟(今河南禹州),唐朝政治家、書法家。因封河南郡公,故又世稱褚河南。褚遂良博學多才,精通文史。隋末時,跟隨薛舉為通事舍人。歸順唐朝后,任諫議大夫、中書令執掌朝政大權。貞觀二十三年(649年),與長孫無忌同受太宗遺詔輔政,升尚書右仆射,封河南郡公。后出為同州刺史。永徽三年(652)召回,任吏部尚書,監修國史,旋為尚書右仆射,知政事。因堅決反對立武則天為后,貶為潭州(今長沙)都督。武后掌權后,遷桂州(今桂林)都督,再貶愛州(今越南清化)刺史。顯慶三年(658年),卒于官,享年63歲。玄宗天寶六年(747年),配享高宗廟庭褚遂良工于書法,初學虞世南,后取法王羲之,與歐陽詢、虞世南、薛稷并稱”初唐四大家”,傳世墨跡有《孟法師碑》《雁塔圣教序》等。

  褚河南祠在杭州四賢祠巷(今四牌樓)內。巷內舊有“忠節祠”,祀伍員(伍子胥,春秋戰國時吳國大夫)、褚遂良(唐初大臣、書法家)、岳飛、于謙(明代愛國將領)四位先賢。俗稱“十五間樓”,為南宋權相韓侂胄閱古堂遺址。

  梁章鉅此聯贊頌褚遂良堅持政治操守,在武周百般打擊下不改初衷,從而贏得后人的贊揚。

  胸中烏黑嘴明白;
  腰際鵝黃頂暗藍。

——配對果益亭

  前面說過梁章鉅的題聯《題蘇州況公祠》、《挽俞陶泉》、《挽陶云汀》那是替為國為民的廉臣、直臣作贊,表達自己的仰慕之情。此聯則是為貪官、贓官畫像,表達鞭笞鄙夷之意。當時有某宗室,官居四品官銜,辦事不力而又善辯言辭,翰林同事果益亭以“胸中烏黑嘴明白”句予以嘲諷,梁章鉅得知,乃以“腰際鵝黃戲暗藍”一句配成這副巧對,活脫脫的勾畫出一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胸無良策,酒囊飯袋式的八旗子彈之肖像。

  梁章鉅70壽辰時,好友王叔蘭撰聯祝賀,準確概述了梁章鉅的一生著述和功業。也是一副名聯,現附于最后作結:

  二十舉鄉,三十登第,四十還朝,五十出守,六十開府,七十歸田,須知此后逍遙,一代福人多暇日;

  簡如《格言》,詳如《隨筆》,博如《旁證》,精如《選》學,巧如《聯話》,高如詩集,略數平生著述,千秋大業擅名山。

  上聯贊梁事業上一帆風順。“二十、三十”都是約數,并非確切年齡。“舉鄉”,中舉人。“登第”,中進士。“還朝”,在朝為官。“出守”,出任知府。“開府”,出任巡撫、兩江總督等。“歸田”,告老還鄉。梁章鉅仕途一直順利,從此歸田,可逍遙自在,享受晚年的清福。下聯頌梁著作廣博精深。如《古格言》之簡,《退庵隨筆》之詳,《三國志》之博,《文選旁證》之精,《楹聯叢話》之巧,《退庵詩存》之富。此等著作可藏之名山,千秋不朽。“名山”,司馬遷《報任少卿書》:“藏之名山,傳之其人。”聯語雖縷述官職及著作名,因采用先分后總的方法,不覺其瑣碎,而上下聯前半六句,都是自對,形成排比句,一貫直下,讀來頗有氣勢,避免了長聯對仗不易工整的缺點。

  (摘自施曉宇《閩籍近現代文人》《政協天地》2013年2—3月號,陋室書屋《楹聯大師梁章鉅》,江西師范大學2013年鄭悠碩士論文《關于楹聯叢話的研究》等)。

  

發表評論

中秋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