構建起詩美學的系統框架和完整體系——讀李元洛《詩美學(修訂版)》

  完全可以當做優美綿長的藝術散文來閱讀。

  李元洛先生的《詩美學(修訂版)》可謂皇皇巨著,非常厚重,很有深度,其至少有如下突出特點。

  首先,構建起了有關詩美學的系統框架和完整體系。《詩美學》全書15章,可以大致分為4個部分。第一章“詩人的美學素質——論詩的審美主體之美”為第一部分,集中論述詩的審美主體即詩人的審美素質。第二部分包括第二章至第十三章計12章,依次論述詩的思想美、感情美、意象美、意境美、想象美、時空美、陽剛美與陰柔美、含蓄美、通感美、語言美、形式美、自然美等多個方面,可以說窮盡地探討了詩歌美的所有重要問題。第三部分為第十四章“以中為主中西合璧——論詩藝的中西交融之美”,集中論述詩歌藝術的中西交融之美。第四部分論述詩歌的創作與鑒賞的關系,即第十五章“作者與讀者的盟約——論詩的創作與鑒賞的美學”,著者在該章開頭寫道:“優秀的詩歌作品,固然可以培養和提高讀者的審美素養和能力,反過來,詩歌創作也離不開它所賴以接受和生存的讀者,讀者高水平的審美鑒賞,又可以鼓舞與促進詩歌創作的繁榮。”這樣,《詩美學》全書就由詩的審美主體之美、詩之美(多個方面)、詩藝的中西交融之美、詩的創作與鑒賞的美學等4個部分組成了詩美學的內在邏輯整體。

  其次,《詩美學》對每一具體問題的論析,都非常深入、細致,富有見解。著者在第一章中這樣論述詩作者內在心理素質(審美心理結構)的重要性:“詩,是詩作者對于作為審美客體的生活的一種藝術反映和表現,而不是詩作者蜷縮在象牙塔中的顧影自憐,或是封閉在蝸牛角里的自彈自唱。但是,詩歌又是詩作者這一審美主體對生活的一種積極的精神審美觀照,它所反映和表現的乃至再造的生活,是生活的心靈化,或心靈化的生活,是生活與心靈交會的閃光。詩的才能之大小與高下,詩作者之平庸與杰出,除了受到其他種種因素的制約之外,詩作者主觀的內在心理素質(或稱‘審美心理結構’),詩作者的詩性思維與詩性智慧,實在有著十分重要的作用。”著者接下去還說:“可以說,從事文學創作需要才能,而詩歌創作則更需要藝術才能,這種才能,表現為審美主體的主導素質。如果說,詩首先應該是詩,然后才是別的什么,那么,詩人首先應該是詩人,而真正意義的詩人,它的主觀心理機制必然有不同于常人之處。”這樣,著者就非常充分地論述了詩作者內在心理素質(審美心理結構)對于詩歌創作的重要性。《詩美學》第二章“論詩的思想美”具體分析指出:“詩的思想之美,總是和真與善攜手同行的,沒有真與善,也就沒有美。”最后,進一步指出:“我所說的思想美,不是哲學、倫理學、政治學等著作以概念、判斷和推理的邏輯形式表現出來的思想,而是藝術中的思想美。”這樣,著者就從詩的思想美的重要性、詩的思想美的內涵、詩的思想美的表現形式等幾個方面對詩的思想美做出了深入、具體而全面的論述。

  再次,《詩美學》的行文語言特別生動形象,富有情趣和藝術美感。《詩美學》第三章開頭兩段論述純是優美的散文:“在詩國的天空中,為什么許多詩篇就像一閃即逝的流星,也許一剎那間它也炫耀一時,但很快就熄滅在人們的記憶里,為什么許多詩篇卻像永恒的星座,千年萬載也輝耀著它們的光芒?”“在詩國的大海上,為什么許多詩篇就像那翻騰不已的泡沫,盡管一瞬之間它也炫人眼目,但很快就隨波而散,而只有那經得起時間考驗的作品,才像那萬古不息動人心魄的波濤?”上述所引,既是理論思辨、論證的文字,又是優美的、特別富有感染力的散文,這樣的文字既啟發我們的理性思考,又感染我們的內心情感,真是賞心悅目。第十二章副標題為“論詩的形式美”,其開頭寫道:“大地上的江河溪澗,它們各極一時之盛。在堤岸與巖谷間或浩蕩或奔騰的流水,本來就是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的生命力的象征,何況它們多具陽剛的氣勢和優美的曲線?……歷代不知有多少詩人為它們唱嘆謳歌,留下了與江河一樣多姿而悠長的絕唱。”這里完全可以當做優美綿長的藝術散文來閱讀,來感受。

  《詩美學(修訂版)》,李元洛著,人民文學出版社2016年出版,定價72.00元

  

Comments are closed.

中秋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