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人小令鑒賞(四十一)

雙調·凌波仙 吊沈和甫 鐘嗣成

  五言常寫和陶詩,一曲能傳冠柳詞。半生書法欺顏字。占風流獨我師,是梨園南北分司。當時事,仔細思,細思量不似當時。

  【題解】

  《凌波仙》 ,曲牌名。又稱為《凌波曲》、《湘妃怨》、《馮夷曲》、《水仙子》、等。入【雙調】,亦入【中呂】、【南呂】。首二句宜對。六、七句可作五字,宜對;亦可作兩個四字句,與末句相配。兼作小令、套曲。也可帶《折桂令》為帶過曲。南曲略同。

  押韻為:×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厶平△。×平×仄平平去△,平平平厶平△(上),仄平平、×仄平平△。平平厶,×仄平△,×仄平平△。

  (注:北曲入派三聲,故只列平上去。上去為仄聲。字聲通用標”×”。韻位標”△”,)

  【作者介紹】

  同上

  【簡析】

  元代后期,一方面是散曲創作漸趨蕭條,另一方面隨著散曲創作實踐的歷史積累越來越多,曲論家整理和研究元代散曲作家作品的風氣越來越甚。表現之一是廣泛蒐集整理散曲作品,二是大規模蒐集和研究作家的生平和創作。前者最著名的是楊朝英,他選輯了《陽春白雪》、《太平樂府》等元代散曲集;后者最有成就的則是鐘嗣成,他花費二十多年時間、兩易其稿著成專門為元代雜劇、散曲作家樹碑立傳的《錄鬼簿》。《錄鬼簿》大約成書于元至順元年(約1330),記錄了自金代末年到元朝中期的雜劇、散曲藝人等80余人。有生平簡錄、作品目錄和作者對此創作內容、風格的簡評,后來作過兩次修訂,擴充為2卷, 152人,作品名目400多種,書中人物分為七類。之所以取名《錄鬼簿》有兩個原因:一是是因為所錄之作家均已去世,二是這些曲作家,地位卑賤、沉抑下僚,塊然若泥土,與已死之鬼無異:“人之生斯世也,但以已死者為鬼,而不知未死者亦鬼也,酒罌飯囊,或醉或夢,塊然泥土者,則其人與已死之鬼何異?”

  《錄鬼簿》在歷史上第一次為戲曲作家立傳,保存了許多元代雜劇和散曲作家的第一手資料,其中還不乏對曲作家創作風格、思想傾向及其作品的精當品評。因此是元曲乃至中國戲劇史、音樂史極為珍貴的史料之一

  《正宮·醉太平》第一首

  繞前街后街,進大宅深院。怕有那慈悲好善小裙釵,請乞兒一頓飽齋,與乞兒繡副合歡帶,與乞兒換副新鋪蓋,將乞兒攜手上陽臺,救貧咱吸奶奶!

  鐘嗣成在《錄鬼簿》中,不僅為這些“門第卑微、職位不振”默默無聞但卻具有“高才博識”的雜劇、散曲作家立傳,“傳其本末”,而且還“吊以樂章”(《錄鬼簿·后志》),以吊唁的形式,寫了十九首《雙調·凌波仙》小令,分別吊唁宮大用、鄭德輝等十九位元曲作家,對其人其曲進行評價和追悼,《吊沈和甫》是其中的一首。下面略作簡析:

  這首散曲的前三句“五言嘗寫和陶詩,一曲能傳冠柳詞,半生書法欺顏字”,寫沈和甫既有陶淵明的清高格調,又有柳永的風流俊逸和顏真卿的雍容大度,而且詩詞、書法樣樣精通。鐘在《錄鬼簿》“沈和甫”條下說:“沈和字和甫,杭州人,能辭翰,善談謔,天性風流,兼明音律,以南北詞調和孤,自和甫始。如《瀟湘八景》、《歡喜冤家》等曲,極為工巧”。這三句,即是用小令對《錄鬼簿》上的評價做出印證。在手法上,三句為鼎足對,從三個方面來稱贊沈和甫的才華和為人。陶淵明、柳永、顏真卿都是一代大家,作者將沈和甫與這些古代大家作比,以凸顯出沈和甫卓絕的才情。其中柳永又是為風流才子,他年輕時的愿望就是能時時出入秦樓楚館,“忍把浮名,換取個淺斟低唱”,做一個“白衣卿相”。作者把沈和甫比作柳永甚至超過柳永——“傳冠柳詞”,即是在頌揚詩詞、歌曲、書法樣樣精通,具有卓絕無雙的才情,風流、諧婉,又兼具雄健、廣博的個性特點,以及退居田園的樸實愿望。

  中間兩句“占風流獨我師,是梨園南北分司”,寫沈和甫作為第一個做南北曲合腔的人,不愧為梨園領袖。如上所述,鐘嗣成在《錄鬼簿》中稱贊沈和甫“兼明音律,以南北詞調和孤,自和甫始。”并舉極為工巧的《瀟湘八景》、《歡喜冤家》等曲為證。而且也有史實為證:當時人們就把他稱之為“蠻子漢卿”,漢卿即關漢卿,元人雜劇的領袖人物1953年世界和平理事會推選的世界文化名人中國有三位入選,其中一位就是關漢卿(另外兩位是屈原和杜甫)因為沈和甫是杭州人,屬于古代所說的“南蠻”,所以稱為“蠻子漢卿”在結構上,前三句是概說、綜述,這兩句是具體評價他在元曲中的歷史地位。

  以上是贊頌沈和甫的為人、才華和在元曲創作中的歷史地位。最后三句“當時事,仔細思,細思量不似當時”進入憑吊的主題,追憶往昔。他極有才名,也是鐘嗣成的好友。鐘氏在《錄鬼簿》把他列入“方今已亡名公才人”,稱之為“余相知者”沈和甫在《錄鬼簿》成書之前即1330年之前不久謝世。所以曲作者說是“當時事”。至于說“仔細思,細思量不似當時”,表明作者是在思前想后,反復回憶,陷入無窮的思念之中:想起他的和陶詩,想起他“欺顏字”的書法,想起他像柳永一般的才華和風流自任,也想起他作為南北曲合腔的第一人和梨園領袖地位;想起他的與自己在一起吟詩、度曲、諧謔、歡笑···這一切都仿佛發生在眼前,但一切都已逝去,又那么遙遠。作者就這樣在回憶。在敘述,沒有呼天搶地的悲愴,也沒有撕心裂肺的呼號,一切都只是平平道來,卻顯出作者那種已無淚可流的深沉悲傷,那種“昔日戲言身后事,今朝都到眼前來”無言的悲哀,表現得十分感人。特別是運用這種反復顛倒的句式來表現痛定思痛的無奈,和如夢似幻的顛倒恍惚,更加感人。

  

Comments are closed.

中秋节 日本a片常用日语 上海快3 宁夏体育彩票11选5开奖 兰州一条龙微信 北京十一选五现在开 麻将平台app下载 日本女优剧奸细40集播放 国际股票指数收盘时间 安徽十一选五遗漏号 大赢家比分赢直播 长盈宝配资 重庆市幸运农场开奖 广东36选7好彩3 爱奇艺黄色片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一 淡水酒店小姐图片